倒也不怪方孝玉,说实话,方孝玉真的没有想到元始天尊竟然会走出昆仑山,哪怕这只是一道化身而已。

    好歹元始天尊也是一尊圣人啊,那可是站在诸天万界巅峰的存在,对于这样的强者不是应该坐看风云起吗,虽然知道元始天尊护短,方孝玉也想不到元始天尊真的会因为太乙真人的事情而来。

    只是想一想若是没有改变的话,未来元始天尊甚至亲自出手,不顾自己身为长辈的身份对付云霄三姐妹。

    如今一道化身前来也就不奇怪了。

    惊讶过后,方孝玉上前一步冲着对方一礼道:“方孝玉拜见圣人?!?br />
    元始天尊微微颔首,方孝玉的确是抢了太乙真人的弟子,甚至还抢了太乙真人手中的宝物,不过方孝玉做事至少还有分寸,并没有将太乙真人怎么样,所以元始天尊此番前来倒是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

    将方孝玉打量了一番,元始天尊淡淡道:“大劫将起,似你这般修为若是置身事外的话,劫数不加于身,何故身陷这大劫之中?!?br />
    封神大劫虽然极其可怕,但是只要修为达到了准圣之境便可以超然物外,只要自身愿意的话,完全可以不受大劫影响,然而若是自己非要入劫的话,哪怕是圣人至尊也一样身在劫数之中。

    方孝玉没有从元始天尊身上感受到什么?;?,证明元始天尊此番起来不是找他麻烦的,他也就不用暴露一些底牌了,否则的话,到时候暴露一些底牌,只会惹来元始天尊的关注。

    如果只是元始天尊也就罢了,最怕的就是被天道给盯上,他在封神世界当中,最大的敌人不是几位圣人,而是执掌大势的天道。

    “方某乃是人族祭祀,如何能够超脱红尘,人族多坚,方某却是退避不得啊?!?br />
    元始天尊微微颔首,突然之间伸手向着方孝玉一指点了过来道:“接下本尊一指,你与太乙之间的因果就此烟消云散?!?br />
    说动手就动手,圣人之心思果真难猜,好在元始天尊那一指点出只是让方孝玉感受到莫大的压力,心底倒是没有生出警兆,也就意味着元始天尊只是想要教训他一番,倒是没有真的将他怎么样的意思。

    方孝玉心中跃跃欲试兴奋不已,尽管说只是一道圣人化身,可是方孝玉也想领教一下圣人一击到底有何等威力。

    若然真的是圣人一击的话,方孝玉怕是刹那之间便灰飞烟灭了,不过现在只是一道化身,那一击带着几分圣人风韵,力量却是到不到那等层次。

    双手做托天之状,当场就将元始天尊那镇压下来犹如白玉柱一般的手指给拖住。

    噼里啪啦,方孝玉只感觉双腿发出爆鸣之声,可怕的力量经由双腿倾泻进入大地之下,几乎是在一瞬间,恐怖的力量完全宣泄进入大地之中。

    原本朝歌之地有龙脉盘踞,所以大商才会选择朝歌为一国之都城,如今方孝玉与元始天尊交手,那可怕的力量被方孝玉引导宣泄进入大地之中,顿时伤了了大地龙脉。

    王宫之中正在入定的帝辛突然之间心中一动,生出一种心痛之感,好像有什么与自己紧密相关的事情发生了。

    整个观天楼轰然崩塌,方孝玉只是微微一顿,整个人被元始天尊给摁进了大地之中。

    显然元始天尊就是给方孝玉一个教训,好像是让方孝玉知道圣人弟子不可轻辱一样,一击过后,元始天尊也不管结果如何,那一道化身直接消散。

    “呸,呸”

    方孝玉面色苍白,浑身酸软无力的从那大坑之中爬了出来,身上虽然没有受伤,可是为了抵挡元始天尊一击,他全身的力量都被倾泻了出来,这会儿模样别提多么的狼狈了。

    “咯咯咯”

    一阵笑声传来,方孝玉看去,就见哪吒丝毫没有受到二人交手影响,这会儿正坐在废墟之上看着他。

    不用去想方孝玉都能够想到他这会儿的形象到底有多么的狼狈,哪吒虽然还只是个孩子,但是看那模样也有几岁大小了,在哪吒这么一个娃娃面前落得如此之狼狈,便是方孝玉都有些尴尬。

    几股气息飞速的奔着观天楼而来,方孝玉这会儿也恢复了几分元气,身上光芒一闪,狼狈的模样消失不见,一步迈出便出现在了哪吒身旁。

    这会儿几道身影浮现出来,正是被惊动了的帝辛、闻仲等人。

    帝辛看着那崩塌的观天楼,再看看方孝玉还有哪吒站在废墟之上,脸上禁不住露出几分疑惑之色。

    “老师,这……”

    而这会儿闻仲则是眉心神目睁开,洞彻了那一片发废墟,似乎是看到了大地之下遭受重创的龙脉。

    方孝玉轻咳一声道:“方才为师同一位大能交手,一不小心将观天楼给毁掉了?!?br />
    几人对于方孝玉的实力还是有数的,可以说天下间都未必能够找出多少强过了方孝玉的大能。

    现在方孝玉竟然同一位大能交手,将观天楼都给毁掉了,以他们对方孝玉的了解,如果方孝玉与之交手有那么点余力的话肯定会将观天楼给护住。

    现在看情形,很明显与方孝玉交手的那位存在实力很强,只怕比之方孝玉还要强,所以观天楼才会被毁掉,因为对方很强,方孝玉全部的力量和心思都用来与对方对抗,根本无力庇护观天楼这等外物。

    闻仲这会儿已经察觉到大地龙脉受到了重创,本来那大地龙脉足可以支撑大商于朝歌立都,可是现在大地龙脉受创,以此地的龙脉之气,只怕就无法支撑大商在此立都了。

    深吸一口气闻仲看着方孝玉道:“帝师,这……”

    方孝玉也没有想到他下意识的将元始天尊一击的力量引入大地之下竟然会波及到大地龙脉,所幸的是他身为人族祭祀,造福天下,可谓功德无量,否则的话,单单是毁坏大地龙脉这一点的业力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扛得住的。

    眉头一挑,方孝玉伸手一抹,顿时大地之上的那个大坑还有观天楼的废墟统统被抹平,只不过观天楼消失不见,原地一片平整。

    只听得方孝玉向着闻仲还有帝辛道:“吾观洛邑之地有一大龙地脉,子受你可以将大商国都迁往洛邑,以大地龙脉之气养大商之国运?!?br />
    帝辛对方孝玉那可是非常之信任的,朝歌之地也是方孝玉当年所选的国都所在,如今方孝玉建议迁往洛邑,帝辛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一旁的闻仲听得洛邑之名,不禁掐指酸及其起来,渐渐的闻仲脸上露出几分凝重之色,好一会儿过去,闻仲突然口中喷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

    被吓了一挑的帝辛看到闻仲那一副面色惨白的模样不禁道:“太师,你这是怎么了?!?br />
    闻仲却是哈哈大笑起来道:“好一处龙兴之地,好一个洛邑啊,帝师法眼如炬,若然吾没有算错的话,此地之大地龙脉,至少可兴千年?!?br />
    方孝玉撇嘴,心道洛邑正是后世之洛阳,后世单单是在洛阳建都的王朝就有十三个之多,建都时间长达一千多年,可想而知此地龙脉之气到底有多么兴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