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三公游戏,手机三公游戏,三公游戏规则,官网,网站 > 穿越小说 > 冠绝新汉朝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旧部出使,以攀旧情


    并州南部,两州交界之处,如今正是大军云集,一副战云密布的样子。

    不过,若有人能进入两边的兵营之中,去仔细探查一下,就会发现,两边的情况却是截然不同。

    在北边,并州境内的几座军营里面,一名名玄甲勇士挺立不动,在他们的脸上,能看到傲气与怒气,像是被激怒了的一头头雄狮。

    反观南边,在四周境内的军营里面,却弥漫着一股恐慌与迷茫之意,那些兵卒也好,将领也罢,都有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仿佛一只只无头蚂蚁,在兵营中四处奔走。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使者样子的人,不断的从这南边的兵营出来,往北边几座兵营跑。

    “校尉,那南军又派了三名使者过来……”

    这下面的人一把消息报上去,坐镇在中军大帐中的冉瞻便不耐烦的摆摆手,毫不掩饰的说道:“不见不见,真个扰人,一天能派来十个使者,这是要把南边的官吏,都给派过来一遍?都是都跟他们说了么,我只管打仗,其他的都与我无关!若是再有人来,我还要鞭打!”

    报信人苦笑一声,说着:“校尉,你且听属下说来,这次来的三人,有些不一样,听说其中一人,还是将军的旧属?!?br />
    “主公的旧属?”冉瞻闻言微微一愣,眉头一皱,“真的假的,该不会是看我不见他的人,刻意放出的假消息吧?”

    “这个……”那人犹豫了一下,最后摇摇头道:“这事着实不好说,但敢拿将军他老人家乱造谣的人,该是没有吧,除非南边那些人真的不想活了,将军不是在洛阳做过官么,兴许就是那时候的老从属?!?br />
    “你说的很有道理,”冉瞻想了想,觉得如果真是陈止的老部下,直接给赶走了,也不怎么合适,“这样,你把人先带去一顶帐子里歇着,到底见不见,我再思量一下?!?br />
    那人领命而去,冉瞻马上就把高并喊了过来。

    高并如今的地位也不同了,先前几次建议,都被陈止称赞,更加以提拔,如今职权逐步扩张,不再单纯是冉瞻的手下,但他作为冉瞻的副官,依旧还跟在身边,而且交情不浅。

    碰到了难以决断的事,冉瞻就会把高并找来,让他给参谋参谋,现在当然也不例外。

    “你说这个将军从属过来,到底是真是假?”把情况大致一说,冉瞻就等着答案。

    高并手头上还有不少工作,但还是第一时间赶来,听了这话之后,他就笑道:“不会是假的,当初主公在洛阳为官,先后任职两个衙门,也有不少旧部,旁的不说,那代郡的周傲,就是跟随主公的,其他人则都留在洛阳了,也有些做出了成绩的,想必在三王裹挟先皇的时候,有些主公旧部也跟随了过去,现在知道边界爆发了摩擦,宗室就急急忙忙的将他们调动过来,作为使者出使,想要攀攀交情,也是理所当然的?!?br />
    “你的意思是说,这些人其实是临时从关中被调动过来的?”冉瞻说着,却有些不快,“如此说来,这潼关之外的司州,大概是安宁了,都能随意行官了?!?br />
    高并就道:“主公做出这般大事,匈奴国直接崩溃,可是把天下人都给吓着了,那石勒也不例外,他前几日大肆搜刮了洛阳,裹挟着百姓人口,和诸多世家士人,一同北归,就是担心主公对冀州也有动作,回去的时候,还和河间王打了一场,将那位废太子逼退,如此一来,司州当然平静了?!?br />
    “石勒已经退兵了?”冉瞻对这个消息有些意外。

    “看来你最近没怎么关注周边局势啊,”高并笑着摇了摇头,“不过这也难怪,毕竟这边的情况也颇为复杂?!?br />
    “可不是么,若不是将军那边有着命令,我哪里能放任那些南军嚣张?”一提起这事,冉瞻就有些恼怒,“司州北边原来也在匈奴国境内,我等灭了匈奴,所有土地就该都被玄甲军所控,结果他们居然趁着玄甲未至之时,提前占了那两个郡,简直是趁火打劫!”

    越说,他越是恼怒。

    原来,这匈奴国原来与石勒联手,趁着朝廷内部混乱,周遭尽崩的时候,一同南下蚕食,将司州的平阳郡和一部分的河东郡拿到了手里。

    结果这次匈奴国崩,南边的匈奴军队一部分随着刘粲北上,一部分得到消息后直接投降,却没有想到,那些投降的人,碰上了关中出来的军队,以为两边都是一家,就顺势投了朝廷。

    如此一来,这一个半郡的地盘,居然就被两王所属的军队给“收复”,这些军队的将领立刻就迫不及待的把消息传回了朝廷——

    他们是想赶紧将这个战绩给定下来,让朝廷确认后,成为既定事实,这样一来,就算你玄甲军厉害,总不好拂了朝廷的颜面吧?

    但等玄甲军一来,看到了这般情况,马上也不乐意了,毕竟真正打生打死,打崩了匈奴国的是他们玄甲军,你们关中出来的兵马,一点力没出,直接得了地盘,还一副老子也有功劳的样子,别说冉瞻,换成杨元在这里,一样也不会开心。

    于是冉瞻二话不说,直接就让军队往南边开,要将两郡抢回来。

    结果当然是爆发了冲突,那些关中兵哪里是玄甲军的对手,甫一接触,马上就溃不成军,如果不是杨元以将军府的名义下令,让冉瞻暂停攻势,恐怕那关中兵马已经死伤惨重了。

    “杨元也是糊涂,何不赶紧攻伐,反而还要拦我?!彼灯鹫飧?,冉瞻也是一肚子气,感觉自己两头受气,这念头堵在心里,难以舒展。

    高并却道:“这也是杨君谨慎之举,不知将军之意,哪里能轻易坏了两家和气?!?br />
    “现在主公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为何还要有所顾虑?”冉瞻还是不解。

    高并解释道:“两王之军与匈奴不同,后者乃是胡人立国,窃据国土,本就不正,灭之,天下称快,前者却有正统名义,若无必要,轻启战端,不利于今后,更无助于风评,是以要谨慎,无借口不得擅起,不过你若有心,不如多了解一下,既有主公旧部来此,便招来询问关中之事,或有收获?!?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