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一座小楼上面的广告屏坠落,紧接着,爆炸声不绝于耳,成片建筑接连坍塌,破碎的木片、钢筋、混凝土横扫,火光冲破天空。

    渔村彻底毁了,飓风刮过一样,除几座公共设施建筑还剩下大体框架,余下只有一些断壁残垣。

    指挥所中,少佐安则弘树观看着屏幕,这次爆炸,自是连着安装的摄像头全部炸毁了,屏幕凝固在最后爆炸时。

    接着,安则弘树取出了望远镜,审视着渔村的残骸,仿佛一个艺术家审视自己的得意之作,嘴角露出了笑容。

    稍过片刻,快速跑上来一个准尉,向安则弘树报告:“报告,爆破成功,所安置的起爆点,全部起爆,并无哑火?!?br />
    “干的不错?!卑苍蚝胧鬣杂铮骸罢庀滤懒税??”

    这只是一项技术工程,由于没有人,不存在人道顾虑,至于爆炸中的生命,只有敌人,死了才达成目标,安则弘树看见和接触过武士,知道武士也是血肉之躯,没有人能在这爆炸下幸免。

    岩崎友幸也颔首,露出了些轻松神色:“应该把敌人消灭了!”

    安则弘树皱着眉说着:“虽说这样,但除非亲眼见到尸体,否则的话,事情还没有结束?!?br />
    佐和贤治一怔:“这样爆炸,尸体必是粉身碎骨了?!?br />
    “佐和!”安则弘树恼怒瞪了一眼,叹了一口气:“难道你还认为我们对手是普通人?如果那样,我们需要这样大动干戈?”

    “刚才的力量很强大,就算炸死了,尸体也必能保持大部分,并且具备很高的研究价值?!?br />
    “我们伤亡这样大,必须有这个才能向上面交差?!?br />
    佐和贤治恍然大悟,认真的立正,顿首道歉:“嗨,少佐,我错了?!?br />
    统一了意见,安则弘树颔首:“立刻派出搜查小队,进村搜索,务必找到他的尸体——还有,把那个女孩请过来?!?br />
    “嗨!”准尉一路小跑出去命令:“派出搜索队!”

    士兵鱼贯进入渔村,穿着战术防弹服,头盔配有夜视红外线眼镜,无线电对讲设备,GPS全球定位系统,武器是半自动步枪和全自动冲锋步枪,适合近战,贴着建筑的墙壁,沿着主干道搜索。

    士兵十分谨慎,尽量压低身体,半蹲着行进,时刻瞄准着各个可能的狙击点。

    “迷雾还没有散吗?”

    安则弘树通过望远镜,关注着侦察的动向,紧蹙着眉不敢有一丝松懈,额上汗沿着太阳穴挂了下来。

    话说迷雾能屏蔽着电子信号,相反视力倒和普通雾气一样,能隐隐看见。

    气氛十分紧张,四周一片寂静,只有呼啸声,军官都凝神而待,而随着时间一秒秒过去,什么也没有发生,也没有枪声和惨叫,崩紧神经松驰一点,安则弘树放下望远镜,长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看来,是炸死了?!?br />
    接过递过来水杯,喝了两口水,安则弘树眯起眼,让水在口腔中化开,不咽下去,良久仰天一伸脖子咽下:“哎,真想喝春子酿的酒??!”

    低头抹了一把额上的汗,安则弘树把水杯还给卫兵,示意卫兵下去,转身对着神官说着:“津川先生,为了除去这个人,我可是动用了不小的力量??!”

    津川里志一笑,摸着自己微微发福肚子,笑着:“安则阁下,你放心,完成了任务,政府和上面的大人,不会忘记你的功劳?!?br />
    这时搜查士兵贴墙行进,迷雾看不清人,只剩下呼吸声,以及脚步声。

    “围墙,略斜,崩塌,高1.1米,不远有一个士兵?!?br />
    “三步处,有一士兵,在警惕?!?br />
    “十米内,七个士兵相互配合,散在各处?!闭庑┒冀肓伺嶙釉频哪阅?,他的情况并不算好,衣服支离破碎还罢了,铁铸铜灌的身体也出现伤口破损,这时在迅速恢复着。

    “果然,铁铸铜灌可抵抗子弹的攻击,但是经不起炸弹和炮弹的袭击?!?br />
    “这就是现代武器的力量,正面对抗并不明智?!?br />
    不过裴子云根本不怕,只有脑子有问题的人才正面对抗,现在迷雾就是一种很入门的战斗方法。

    果然,下一刻,人影掠出。

    风的加持,使瞬间速度超过了豹子,长刀挥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中,七个士兵同时被斩中,只听“噗”一声,浓稠的血洒出。

    几个人一时没有死,声嘶力竭的惨叫着。

    别的士兵都是久经沙场老兵,应变能力很强,一点都不怵,立刻排成战术对形,枪口离地面略高一点,进行射杀。

    “啪啪啪”全自动冲锋步枪,0.5口径,射速20发子弹每秒,射程50米,适合近战,这时,瞬间倾泻下上百颗子弹。

    子弹射了空,一个人影跃起,在空中一个翻转,已站到一处半塌的二楼上,士兵跟着抬高枪口,子弹打在墙顶上发出一排火花。

    而人影速度更快,借跃起而坠下,瞬间消失在里面。

    赶来支援的士兵围着这楼,黑压压的枪口对准了大门,寂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手雷!”准尉命令。

    一个士兵掏出手雷,用嘴咬掉拉环,在头盔上敲了两下,把手雷扔了进去。

    “啪!”

    但突然之间,一块小石在里面射出,重重打在了手雷上,手雷以扔过去更快的速度,反飞了回来。

    “卧倒!”看着手雷飞回,准尉声嘶力竭的喊着。

    手雷一般是3-5秒爆炸时间,士兵是训练有素,所以在头盔上敲二下就是二秒时间,等扔过去,就差不多就爆了,敌人不可能再接了丢回来。

    可没有想到小石块打中反飞回来,虽喊着卧倒,但话还没有落,大多数人根本反应不过来,只听着“轰”,手雷甚至没有落地,在半空就爆炸,顿时五六个人横飞了出去。

    当场炸死的并不多,最多是内脏出血+耳膜破裂+骨折,但在战场上,根本由不得这样,随着周围士兵瞬间失去了战斗力量,一人扑入,刀光而闪。

    “噗噗噗”人体发出了扎破水袋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枪声停止,一片寂静。

    “咳咳”准尉咳嗽着,大口大口的血在口中喷出,裴子云从黑暗中走出,走到准尉面前。

    “说,指挥所在哪儿?”

    准尉“荷荷”叫着,突拉响了手雷。

    “可笑!”裴子云人影一闪,已经出现在十米外,他整了整衣服,背后是轰的一声爆炸声,一只断手在脸侧飞过,砸在了对面石块上,手指还在动弹。

    “第二小队,发生了什么事?”

    “第四小队,快汇报情报?!?br />
    虽迷雾隔离了不少,屏幕也基本失效,但是还能听见远处的爆炸声,枪声,以及隐隐惨叫声。

    指挥部嘈杂的声音乱成一片,拼命的呼叫着,但随之是声音渐渐地小,安则弘树极力保持着镇定,但额上的汗雨一样冒出来。

    “第二小队完了,少佐,怎么办?”岩崎友幸问着,他的声音在颤抖,这样大的伤亡,就算能擒杀山田信一,自己等指挥官也全部完了,至少是免职的下场,说不定还上军事法庭。

    “开炮,立刻向b5区域开炮!”安则弘树惊醒过来,咆哮着:“山田信一的女人就藏身在那个地点,轰死她!”

    指挥部不远处有二门车载炮,岩崎友幸立刻应命,在这种时候,已经没有任何顾忌,杀红了眼了。

    神官津川里志神色一动,但看着几个军官困兽的样子,话到口又咽了下去,可就在岩崎友幸在对讲机内下达命令时,对面突传来了惨叫,这声音甚至不但在对讲机传递,更在外面传来,因为这就在指挥部的空地上。

    “上尉,有敌袭……??!”

    接着,对讲机内就响起更多杂声,有人在开枪,有人在歇斯底里嚎叫,有人在惨叫,最后是一个惊慌失措的男子声音,这是少尉松木的声音。

    “指挥部,敌人已连杀十一人,我们根本无法抵抗,他来了,皇国万岁……”

    很清晰是拔枪射击声,接着噗一声,呼声戛然而止,然后就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临死的惨叫声,以及补刀声。

    整整30秒,直到连惨叫声也断绝了,岩崎友幸才僵硬回首,看到几个军官的脸色都一片惨白,切断了对讲机:“二百人,完了?”

    没有人回答,大门呯一声踹开了,一人缓缓进来,这是个少年,衣服看上很破,但没有见到伤口,是山田信一。

    “八嘎牙路!”这时,岩崎友幸和佐和贤治,也许平时有着矛盾,但这时不约而同,拔出了军刀,扑了上去。

    裴子云人影一动,似乎立刻分化出数个人影,接着就是连绵的噗噗声,两颗人头飞出,溅出了鲜血。

    这还不止,接着指挥部的人,纷纷惨叫。

    “妖怪,去死!”安则弘树拔出手枪,红着眼,咬紧牙关,扣动了扳机。

    这是一把南部十四式手枪,22mm南部手枪弹,8发子弹一发不落全打在来者身上,火星四溅,衣服上有8个洞,但来者并没有倒下,甚至没有一滴血流出。

    “不可能,这不可能!”安则弘树怒瞠双眼,眼里布满血丝,尖声嘶吼,看着裴子云狞笑靠近,他突然清醒过来:“我是帝**队的少佐安则弘树,你敢杀我?”

    “都杀了二百人,你还说这话?”

    “我……我……”临到死亡,平时指挥若定的少佐也身体颤抖,还没等安则弘树说完,裴子云一刀刺进了咽喉。

    安则弘树双手握住木刀,一口血卡在喉咙出不来,双眼鼓出,死死瞪着裴子云,嘴里发出“咯咯”的声音。

    也许是死亡降临了,安则弘树终于恢复了军官的觉悟,猛把木刀拔出,一股鲜血标出,憋在喉咙里的话也吼出:“你会后悔的,我等你……”

    话还没有说完,吐出一口血,安则弘树倒了下去。

    裴子云把刀一甩,神官津川里志目睹这一切,此时强忍着恐惧:“山田阁下,其实这是一个误会,你应该考虑下后果?!?br />
    裴子云淡淡说着:“谁想杀我,我就杀人,我从不考虑后果?!?br />
    津川里志倒退一步,额上冒出一丝冷汗:“任何人都做任何事,都得考虑后果,除非他想同归于尽?!?br />
    “是吗?”木刀飞出,把神官钉在了墙上,裴子云冷冷说着:“可是,没人能杀得了我?!?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