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唔?!?br />
    木乃伊还要再说话,被石惊天用布直接缠住了整张脸。

    石惊天被木乃伊戳中了痛处。

    在中原的诸神对弑神者的一切都很敏感,甚至神圣之战过去了万年之久还有神罚的存在。

    神罚是一个组织,在神圣之战后由巨人和诸神组成,旨在防止再次出现神圣之战。

    在中原,神罚监视着所有人族,任何有出现圣人的迹象或强者的时候都会遭到他们的盘查。

    身具弑神者的剑意,石惊天在暂露头角时就被他们关注到了。

    石惊天的秘密也因此被扒的干干净净。

    在得知石惊天的剑意来自弑神者骨头后,再也无神管他了,倒是剑骨因此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中原被盗的剑骨中有不少最后到了诸神手中。

    对石惊天而言,昔日的耻辱以及诸神的忽视一直是他心口上的伤疤,于是他决定成立弑神者联盟。

    只不过在中原弑神太过凶险,于是他们把主意打到了东荒。

    东荒与南荒、西荒和北荒不同,作为一位从海上登陆的至高神,东荒王与诸神从来尿不到一壶里。

    外来的四溟之主在东荒肆无忌惮,全然不把诸神放在眼里,甚至公然挑衅当时东荒的土著巨人。

    在她折腾了许久后,整个东荒彻底变了模样。

    巨人西迁,跟随东荒王抗击巨人的人族在东荒站稳脚跟,诸神也夹起尾巴,各扫门前雪,不管别神瓦上霜。

    面对一盘散沙的东荒诸神,弑神者联盟这这片土地上弑神扬名刚刚好。

    “别听他胡说?!笔煺馐被赝范杂嗌?,“我可是货真价实的弑神者传人。

    “嘁”,余生发出不屑的声音,挑眉看着石惊天,“唯一的?”

    “不敢,不敢,您是师兄?!币幌氲接嗌砩嫌兄磷鸸?,石惊天脸上得意的神情就消失了。

    “什,什么师兄?!庇嗌幌乓惶?,以为这小子知道他身份了。

    他左右望了望,压低声音道:“你别胡说?!?br />
    石惊天以为余生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悄声道:“余掌柜放心,打死我也不把至尊骨的消息传出去?!?br />
    “至,至尊骨?”余生一头雾水,这又是什么东西。

    不过既然误会了,余生也没有纠正的打算,“对,至尊骨,千万不能传出去?!?br />
    石惊天慨然应诺,“放心,咱们骨头相连,不对,有同骨之谊,绝对不传出去?!?br />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余生记起来。

    按理说老余的骨头他应该供起来,不过在石惊天手指上那块…

    算了,余生还是当没这回事吧,一会儿找余时雨把那块骨头供起来就行。

    在余生发呆时,石惊天凑了过来,“余掌柜,你看那位余姑娘手里的剑骨?”

    “怎么?”余生挑眉问道。

    “别让她浪费了,不如买过来咱们用?!笔焖?。

    不是所有人在换骨后都可以继承弑神者的剑意,唯有获得剑骨承认的人才有资格领悟剑意。

    “那为余姑娘万一得不到剑骨的承认,岂不是白遭一回罪?”石惊天说。

    余生盯着石惊天,有心告诉他真相,又欲言又止。

    作为老余前世的闺女,余时雨若得不到剑骨的继承,那只能说明一件事,石惊天是老余的私生子。

    作为一个习惯打击别人,炫耀自己的贱人,这种明明有机会却说不出口的滋味真的很难受。

    就像心上有一万只蚂蚁在爬着,让人心痒难耐却只能忍着。

    “我…”余生郁闷的神色无以复加,只能找个地儿凉快去了。

    余时雨正好抱着白猫从木梯上走下来,碰见余生后喊住了他。

    余生这会儿还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位便宜姐姐呢,含糊问道:“怎么了?”

    余时雨把盒子递给他,“弑神者作为人族的英雄,他的遗骨应当得到相应的尊重?!?br />
    “把这块遗骨暂时放到你们余家的牌位前供奉起来吧?!庇嗍庇晁?。

    若不是知道余时雨的身份,余生还真当她这么大义凛然呢。

    “成?!庇嗌膊欢嗨?,双手接过盒子后来到楼上一个从来不曾让客人踏足的房间。

    余时雨跟了进来,一股烟香扑面而来,绕过一层黄幔之后,见到两个蒲团。

    在蒲团前面有一个供桌,桌子上摆着香炉和一些供品。

    再往里面是密密麻麻的牌位,把余时雨吓了一跳,脱口而出:“这么多?”

    她不记着有这么多祖先,即使有,因为老余和造字圣人活着时间太长,早遗忘的差不多了。

    看到牌位上的名字后,余时雨才明白过来,余仓,余颉不都是造字圣人?

    敢情老余这么多牌位这么来的,也不知道造字圣人知道余四眼这个名字后会不会打死老余。

    待余生把剑骨的盒子放上去,余时雨取两根香点燃,毕恭毕敬行一礼后插在香炉上。

    她转身看着余生,“余掌柜日后有什么打算?”

    余生一怔,“打算?开客栈呀,开大荒上最大的客栈,顺便娶个仙女?!?br />
    他大言不惭道:“作为老余的孩子,至高神是娶不到了,娶个仙女也不辱没他名声不是?”

    余时雨恨铁不成钢的咬着牙道:“你能不能有点大志向,鸿鹄之志!”

    “鸿鹄算什么,鲲鹏我现在都有?!庇嗌景恋乃?。

    对于这些因东荒王而得来的东西,余时雨不屑一顾,“我是说为百姓,为苍生!”

    余生笑容缓下来,在余时雨开口时他就知道她要说什么,现在彻底躲不过了。

    余时雨继续道:“面对弑神者的剑骨,余掌柜选择当一个懦夫,还是一个英雄?”

    懦夫可以当一辈子,英雄怕是只有几分钟。

    余生自认没有铁肩担道义,为苍生登高一呼的志向与勇气,即使知道老余的身份,这点也没改变。

    余生所期待的生活是与清姨岁月静好,一世安稳,呆在客栈里,做最好的美食,饮最美的酒,与朋友欢聚一堂,迎八方来客,成别人旅途中的风景。

    前世身亡时,奔忙一生的余生最大的愿望和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不曾过上这样的生活。

    现在有了重活一次的机会,余生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梦想。

    尤其在有了东荒王这个护身符后,任外面洪水滔天,他自可以高枕无忧。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余时雨知道了余生小富即安的性子,也知道这些话说不动余生。

    她笑道:“没人喜欢懦夫,也没人不喜欢英雄,即使你小姨妈也一样?!?br />
    在余生若有所思,有所动摇时,余时雨继续道:“况且城主家人在神圣之战中被诸神所杀?!?br />
    “你认为,她真能放下所有仇恨,与你过无忧无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