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青进步了。

    不管是唱功还是感情融入都已经到达了一种无可挑剔的地步,甚至连对听众的内心掌控都已经把握到令柏幽雪都动容的地步了。

    洞悉人心,能让人共鸣的歌手是很可怕的歌手。

    同时这也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

    每一次听到他唱歌,他都在进步,每一次唱歌都有一种不同的味道这难道不可怕吗?

    而且关键是他的音色多变,竟然可以掌控各种各样的领域,这就更有些不对头了。

    楚青的这首《孤独患者》造成的影响不可谓不小,至少在唱完歌主持人宣布节目开始选手慢慢上台后柏幽雪仍旧沉浸在这种令人窒息压抑感当中。

    这首歌唱到了柏幽雪内心深处最软弱的部分。

    再坚强的人,也有软弱地方的。

    她曾经也是一个孤独患者。

    而且是很严重的孤独患者,楚青这首歌的每一个歌词,柏幽雪都觉得他在唱给自己听。

    隐隐的,柏幽雪感觉自己心中抑郁症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复发的感觉。

    不过楚青爽了,楚青发现自己唱完这首歌以后,全身上下的抑郁感似乎完全不见了,不但不见了而且他心中似乎产生了另外一种令他自己都吓一跳的念头。

    他很享受这种宣泄以后的感觉!

    如果,我以后继续唱这种低沉的歌呢?

    当这个念头产生以后,楚青发现自己无法抑制住这种想法。

    不管是楚青刚才唱的歌给柏幽雪造成多大的心理共鸣,柏幽雪都必须要立马调整过来。

    因为参赛选手已经上台了。

    四个导师的座位在选手上台前就升了起来背对着舞台坐着,至于楚青则是面对着舞台看着第一位选手的表演。

    第一位选手楚青有点印象,名叫叫沈聪,是上个月和莹辉传媒签约的艺人,是一个刚满二十岁的浙省美女。

    她唱的歌是柏幽雪的红豆。

    “咦,你的歌迷?”

    “是啊,你的歌迷?!?br />
    “不错哦?!?br />
    “哈哈!听听看吧,嗯,有那么一点点味道?!?br />
    几位导师下意识得朝柏幽雪看了一眼,柏幽雪则是很认真地听着少女唱的歌。

    少女的声线很不错,唱的歌也很美,唱歌方面虽然不能说完美,但至少比当初楚青参加《好声音》时候唱的要好得多。

    说句心里话,如果当初单单听唱功的话,柏幽雪是不可能给楚青转身的。

    楚青的唱功……

    没法听。

    “她唱得不错?!弊魑牢伪龅某嗟愕阃?,尽管红豆不能与柏幽雪相比,但少女的声音却非常好听,有一种深邃空灵感很舒服。

    “嘭!”

    汪秦在少女唱到**时候猛地拍了一下按钮转身了,随着汪秦的转身以后,邓裴川也猛拍一下转身……

    周浩青则是眯着眼睛继续听着,柏幽雪也是继续听着……

    场外,少女的家人看到有两位导师为她转身以后高兴地跳了起来,但是他们却并不满足,他们高呼着柏幽雪的名字,少女的偶像一直是柏幽雪,而且家里挂满了柏幽雪的各种照片与写真,这次参加华夏好声音一方面是莹辉传媒有名额,另一方面也是冲着柏幽雪来的。

    她希望能够加入柏幽雪的战队!

    “幽雪,幽雪,幽雪!”

    “转身,转身,转身!”

    少女家人们在兴奋地高呼,然后主持人也跟着他们一起高呼着柏幽雪的名字。

    但是很遗憾,直到少女唱完歌以后,柏幽雪都没有转过来……

    少女眼神中有些失望,不过在看到其他两个导师后,她又激动地笑了起来!

    毕竟,她盲选成功了!

    不管将来怎么样,但是至少现在她正式成为好声音的正式学员了。

    接下来,就是她选导师时间!

    “你应该转身的!”

    “她唱你的歌,你应该转身的!”

    “是??!尽管我要多一个竞争对手,但是我觉得你还是转身好!”

    “幽雪,不管怎么说都要感谢你的不转之恩咯,哈哈,不然的话我可抢不过你?!?br />
    两位导师开始调侃起柏幽雪,不过柏幽雪却是依旧露出那一丝淡淡的表情。

    “请,说出你的梦想!”

    导师们整在开柏幽雪玩笑呢,楚青就看着少女,然后露出了憨憨的笑容。

    唱完那首《孤独患者》以后,楚青感觉自己比之前稍微开朗了不少。

    觉得自己要在好声音舞台上好好地当一个评委。

    “靠!青子,你抢我台词!”

    “青子,我可是正宗评委,你只是一个嘉宾评委!青子,虽然你人气很旺,但你也要给我这个大叔一个面子,让我好倚老卖老一下??!美女,不要听青子的话,听我的,请说出你的梦想吧?!钡伺岽ㄗ白骱扔裘频氐闪艘谎鄢?,然后对着前面的少女挥了挥手……

    “哈哈!”

    楚青回给邓裴川一个笑容,随后继续看着舞台……

    “各位评委老师好,青子老师好,我叫杨玉宁,来自浙省温市,是一名自由职业者,我从小就……”少女开始自我介绍起来,看得出来她很激动,所以说话声音语调不太稳定,总体颤颤巍巍的。

    “你唱红豆,你是幽雪的粉丝吗?”

    “是,我一直是幽雪老师的粉丝……”

    “幽雪,听到了吗?粉丝唱你的歌,你都不转身,你也太狠了?!蓖羟乜悸蹲判θ莸髻┳虐赜难?。

    柏幽雪并没有理汪秦,而是稍稍沉默了下抬头看着杨玉宁。

    “我没有转身并不是因为你唱得不好,相反,你唱得很好,至少在唱功上你比当初青子要好多了,没转身的因为是因为我是这首歌的原唱,而且恰恰写这首歌的作者也在这里,所以除非你能唱得很好能够征服我耳朵让我感到满意的地步,总之,就是这个原因吧,好了,加油!我相信你可以的!”柏幽雪很认真很不客气地对着杨玉宁说出了心里话。

    敢在原唱者面前唱她的歌,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事情。

    柏幽雪有自己的骄傲。

    这首歌是楚青写给她的,不管是旋律还是歌词方面都是经典,除非杨玉宁能够将红豆唱出另外一种味道,否则的话,柏幽雪不允许自己转身,不然她觉得这就是对楚青的一种不尊重,对红豆作品的不尊重。

    当然,楚青并没有多想到什么,反而觉得柏幽雪拿自己刚参加好声音时候的唱功说事这实在是有些坑爹……

    有必要说我唱功吗?

    我之前参加好声音时候确实唱功差了点,但现在也不差了好不好。

    “谢谢幽雪老师?!本」芘枷衩挥凶?,但是偶像能够为自己点评对杨玉宁来说就是一件非常令人激动的事情了。

    “继续加油!”

    随后,就是两个导师的抢人时间了,汪秦和邓裴川两人为了抢杨玉宁使出了各种各样的招数,最终杨玉宁还是选择了邓裴川,在杨玉宁的心中毕竟邓裴川跟楚青关系好一点,她又和楚青是同一个公司,觉得多多少少有点好处。

    小姑娘表面上看起来挺单纯的,但实际上内心深处却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随着杨玉宁选好导师以后,汪秦转过头有些幽怨得看了一眼楚青,尽管杨玉宁没有明说什么,但汪秦却感觉这小姑娘之所以选邓裴川绝对和楚青这个祸害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有一种预感,这一期好声音自己似乎要倒霉了。

    楚青被汪秦这么一盯,顿时汗毛微微直竖,特别是幽怨的眼神更让楚青有些受不了了。

    尼玛,你这种一脸我爆了你菊花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楚青有点蛋疼。

    当然,让楚青更蛋疼的还在后面,而且不是一点的蛋疼……

    接下来上台的是一位约莫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中年人带着吉他留着胡子,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沧桑。

    随后,中年人把玩着吉他。

    “咦!是青子的歌?!?br />
    “青子?”

    “是平凡之路!”

    “声音还挺低沉的,唱的不错!”

    “是啊,唱风和青子不一样,但是别有一番味道??!”

    “的确?!?br />
    中年人唱完以后,除柏幽雪外的三个导师全部转身了。

    “请说出你的梦想!”这一次邓裴川抢先说出了这句话,而且说完后还看了楚青一眼,生怕楚青再次抢了他的风头。

    “我的梦想就是好好唱歌,我希望青子开演唱会的时候,我能够当青子的助唱嘉宾!”

    “好小子,你野心倒是不小??!”

    “嘿嘿!”

    中年人看了一眼楚青嘿嘿地笑了起来。

    “青子老师,我是你的粉丝,我身后一大堆朋友都希望你能开一场演唱会……”

    “别,这不是粉丝见面会,这是比赛,小伙子,你要搞清楚状况!好了,选吧,选我还是我!”邓裴川非常无耻得对着中年人眨了眨眼……

    “老邓,你这也太不地道了吧,你这不是强抢吗?”

    “是??!不地道??!要选也是选我啊,我最擅长唱这类低沉的歌的!”

    导师们再次开始争抢起来,特别是汪秦,他使出浑身的解数,甚至用自己演唱会合唱来作为诱.惑想让中年人加入自己的战队……

    在经过汪秦的努力之下,在经过他反复强调演唱会卖力的拉拢下,终于,中年人选择了邓裴川!

    汪秦有些懵。

    这就很难受了。

    汪秦的脸色更不好了!

    汪秦转头更为幽怨得看了楚青一眼。

    楚青一个激灵然后摇头。

    楚青表示很无辜,表示什么都不知道地摊了摊手。

    接着,整个《好声音》节目组似乎中毒了,似乎被下了降头一样,选手上台唱的歌竟然都特么是楚青的歌……

    要么是《故乡》,要么是《海阔天空》,要么是高难度的《死了都要爱》……

    唯一不是楚青唱的歌,但也是楚青写的歌,而且那首歌让人相当哭笑不得。

    尼玛是改编版本的《我的滑板鞋》!

    乱套了乱套了!

    明明是《好声音》节目,但现在看起来就像是楚青的粉丝见面会一样。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汪秦很难受!

    他转身的很积极。

    可是,麻痹不管他转多少次身都没有任何一个学员选择他,大部分选择邓裴川,还有几个选择周浩青……

    汪秦有些想哭,他真的快被楚青给弄出抑郁症了。

    你们是几个意思?

    我转身这么积极,我这么热情的,你们为什么不选我?

    还有,你们每次选导师的时候都看一眼楚青干什么,楚青脑袋上有花不成?

    汪秦已经不知道转身看楚青多少次了,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楚青估计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楚青也蛋疼了。

    这特么不关我的事??!

    是他们不选你,我又没有让他们不选你!

    我只是一个跟着你们扯淡的评委嘉宾而已,我又没有什么决定权,你这么看我有什么用啊……

    你个人魅力太差真不关我的事……

    楚青对汪秦的眼神表示更为无辜,表示这锅我不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