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买矿?说的好像他买了很多矿一样。

    陆子安有些好笑地道:“别紧张,我只是想修条路?!?br />
    修路?

    这个弯拐的,卓鹏完全反应不过来:“你……怎么……哎,你准备修哪?”

    想起这次陆子安去的地方,卓鹏猜测地道:“难道是……成都?”

    “是啊?!甭阶影舶戳税炊罱牵骸拔沂窍胱?,官方拿了我的图纸过去,一直没什么动静,他们要建桥建房子估计也不会弄在这边,就想着自己修一条?!?br />
    得知只是修条路,不是买矿,卓鹏紧绷的精神放松下来。

    “嗨,你说的这么严肃干啥,吓死我了,好的,我这两天就着手安排一下?!弊颗粲淇斓匦α似鹄矗骸岸粤?,任奇奇怎么样了?”

    “她没事,我让小轩留在她家照顾她,过了头七就带她回长偃?!甭阶影惨槐咚?,一边向口袋里摸索,却摸了个空。

    卓鹏念叨着:“那行,我给她找个学校,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小孩子嘛,过阵子就恢复了?!?br />
    “嗯,你安排吧?!?br />
    把路的具体细节说了一下,陆子安便挂了电话。

    其实他刚才是想抽支烟,一摸才发现,他竟然忘了带烟。

    好像……他是有蛮久没抽过烟了。

    手撑在栏杆上,他深深地吸了口气。

    夜间清凉的风吹拂着,疲惫排山倒海而来。

    “子安哥?!鄙蚵枳吡斯?,安静地站在他身边:“你去洗一洗,早点睡吧?!?br />
    “嗯?!甭阶影膊囗醋潘?,想了想,垂眸道:“明天我送你去机场,你一个人回去吧?!?br />
    ???

    沈曼歌震惊地看着他,不敢置信地道:“那你呢?”

    “我有点别的事情要做?!甭阶影采焓?,轻轻将她的发丝撩到耳后:“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办完我就回去?!?br />
    “什么事?”沈曼歌无法理解:“子安哥,你现在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真的,你别掉以轻心,很多人都盯着你呢,尤其是那个重云,听说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的发布要改动,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怎么样……”

    陆子安笑了,这一次是真的愉快的微笑。

    看着她紧张的样子,陆子安轻轻捏了下她的鼻子:“别紧张,这些都是小事?!?br />
    时至今日,他的地位已经不可捍动,在世人眼里,他是当之无愧的大师,那所谓的评选又有什么意义?

    这个道理,不止他知道,官方更清楚。

    因此,官方直接施压,批语非常凌厉:陆子安如果不能入选,那这个评选就不必再办下去了!

    乍然接到这个的批语,工信部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陆子安,后台如此强悍的吗?

    但是眼下名单都已经发出去了,再进行修改的话,他们的信誉和权威如何建立?

    “当时我们有通知他!是他自己不来的!”

    “对啊,是他自己窝在峰会不肯出来,态度一点都不端正,不评他有问题吗?评了他才是搞笑吧???”

    有人便提议道:“直接加一个名额是不现实的,从没有过这种先例!要不就加个候???”

    “这个可行,加个候选名额,上边的要求达到了,陆子安肯定也会感激不尽,两全其美!”

    如果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工信部负责人经过慎重思考后,往上级反应了一下他们的担忧。

    措词还是略显谨慎的,意思是希望先给一个候选名额,下一届再把陆子安正式评为大师。

    很快地,上级的反馈也传达了下来:《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华夏工艺美术大师”评选将不再由工信部“官办”,而交由协会性质的“华夏轻工业联合会”评选。

    这个消息,彻底地让工信部偃旗息鼓了。

    看这个意思,倒是直接将没评陆子安为美术大师的责任全摊他们头上了。

    完全没脾气了。

    明明是他自己不来的,现在却……

    所有人心里写满了问号:为什么???

    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这陆子安到底何方神圣?

    只是再多疑问,他们也没胆子再去质疑。

    问一次就直接把这事捋到底了,再问的话,还会遭遇什么真的不敢想。

    负责人也是一头乱麻,捂着脑袋想了很久,还是叹了口气:“照办吧,也好,我们也省事多了?!?br />
    省得每次评选都要出各种妖蛾子,放权下去也好。

    只是,既然都做到了这一步,就不如态度更放好些,也能给上面一点更好的印象。

    于是第二天,工信部颁布这条消息的同时,也宣布陆子安是华夏木雕玉雕双工艺美术大师。

    这两则消息的同时颁布,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卧卧卧槽?我看到了啥?】

    【我就说这里头有猫腻!果然不出所料!】

    【这前后不一的样子,忽然让我想起了之前北亰的协和医院?!?br />
    协和对于整个华夏来说,地位是不可撼动的。

    在华夏,协和是拦在病人和死亡面前的最后一道关卡。

    有很多绝症病人来到协和,不是说想协和一定能治好,而是得到一个判断,当协和没有办法了,也就死心了。

    而这样的协和,当年有一次参加全市卫生类评比,因为实在太忙,卫生没办法做到如他们的干净整齐,因为就连走道里都坐满了病患,而评选的其中一条就是不能乱。

    于是协和索性不管了,前来参加评选的工作人员认为他们态度不端正,一气之下不给协和报了。

    结果上边直接下指令:协和必须入??!而且必须是最好的!

    【哈哈哈哈,我也想到了,倒确实挺像的!】

    其他人只是觉得好玩,重云则是气得铁色铁青。

    岂有此理!

    他刚获得了这些荣誉,结果这一招神龙摆尾,直接甩得他颜面无光!

    “陆,子,安!”

    工信部这样的行为,无疑是说明,之前公布的名单全部无效。

    仅有陆子安,唯一的陆子安。

    不少老艺术家都对这个消息赞赏不已,只是对官方不再参与工艺美术大师的评选这个消息,多方人选又进行了各种不一样的讨论。

    “就说嘛,之前那个名单,啧……”

    有人抚案而起:“这个陆大师嘛……也算是名至实归了?!?br />
    “幸亏我上次没去,不然要跟……咳,一块入选,才是真的掉价?!?br />
    只是为什么这件事情会突然峰回路转?许多人心里都很奇怪。

    中午的时候,国际工艺美术大师组委会的官网上,发布了一则新的消息。

    整个版面,突然改成了水墨风格,点开之后,能看到本届国际工艺美术大师的名单。

    只有,一个名字。

    华夏,陆子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