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白帝学院的创立者,绝对不是四神兽,究竟是有什么样的关系,已经淹没在历史长河中,不为人知。

    就连被问到的学院长老,仍然是一头雾水。

    苏昊略微有些好奇,于是暗暗在藏书阁中查到,但是出乎意料,藏书阁中,竟是也没有相关记载。

    或许藏书阁觉得没有收录的价值,也或许传说也就只是传说,苏昊没有查找到,也就不再纠结。

    “你们所在的广场,是学院和山外山门,在未来的半年中,只有修为达到一元丹境界,才能正式成为学院的外门弟子?!?br />
    “虽然我接下来这句话,会对你们这些刚入门的弟子有所打击,但是我不得不在此告诉你们,你们现在的身份,就只是白帝学院的记名弟子而已,在没有正式通过试炼后,你们是没有资格成为白帝学院真正的外门弟子?!?br />
    这是,桂长老开口,告知所有人这个情况。

    “哗?!?br />
    众人一听顿时哗然,完全没有想到竟是这样。

    还以为辛辛苦苦,好不容易终于成为白帝学院的弟子,结果到最后,竟是只能成为记名弟子,在不通过试炼之前,根本没有成为学院正式弟子的资格。

    就连苏昊也是面露惊讶之色,他没想到白帝学院的要求竟然是如此严格。

    也难怪白帝学院会成为整个彩云七国的翘楚,这种近乎于变态的选拔,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另一位长老看着大家的反应,压了压手:“大家不必吃惊,首先,你们都是来自各个势力的翘楚,甚至有不少是其他国家的天骄,所以学院觉得,以你们的天赋天资,加上试炼中得到的好机缘,想要实现学院定制的目标,一点都不困难?!?br />
    “其次,一旦武者的修为达到元丹境以后,提升起来就会变得非常困难,所以,你们才会看到,哪怕是很多长老级别的人物,都只是有元丹境四五层而已?!?br />
    “这是因为,在元丹境,有人几年提升一层,这是好的,不少人是要十几年才能提升一层,或是几十年?!?br />
    “因人而异,但绝对不会容易,所以如果你们不能利用试炼,尽快将修为提升到元丹境,随着年纪的增长,你们的气血,身体,还有精神力,都会衰减,更加不利于你们的武修之路?!?br />
    “学院对你们提出的要求,并不是学院单方面的苛刻,更是为你们好,如果不适合武修一途,白白浪费时间,反而对你们没有好处?!?br />
    “总之,大家只要知道努力就好,不必过分担心,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白帝学院的记名弟子,抛去以往的各种身份,虽然来自天南海北,不同的势力,但要以学院的荣耀为首,为你们自己,也要为学院增光添彩?!?br />
    比起桂长老,这来迎接的长老显然是个滔滔不绝的演讲家。

    一番教导下来,那是滔滔不绝。

    简直像是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

    不过,这样一说,也不是没有好处,起码很多弟子听了,会觉得机遇与挑战并存,没有最初时只是一味的担心。

    而那个他们要待一年的试炼之地,反而是激起了很多人的好奇心。

    毕竟能给人以那样巨大希望的地方,想想也觉得不会是普通的所在。

    苏昊可没有兴趣听这些大而化之的激励,捏着下巴嘀咕道:“也不知道那个试炼,到底是怎么回事?!?br />
    “听说是将我们传送到域外星球,去获得难以想象的机缘?!倍哉饧虑?,邢锋似乎多少有些了解。

    “哦?域外世界?是另一个位面?”苏昊看向邢锋,虽说试炼是在六个月以后,但在那之前了解一下总没有错。

    邢锋摇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在有人来家族做客的时候偶然听说,这种事情,在一定程度上,总归属于学院的机密,所以对方也没有多说?!?br />
    苏昊点点头,听上去还挺神秘,想要知道,估计是要六个月以后了。

    终于等到演讲的长老闭上嘴巴,已经是过去了多半个时辰。

    接下来,就是安排这届弟子的住所,分配的过程非常无聊,于是有些人便开始聚在一起聊天,结成小团体,以后也好相互帮助。

    虽然长老说大家以后都是白帝学院的弟子,但归其根本,原来就是一个势力的,当然还是会偏向各自的势力。

    不止是势力,包括来自相同的城市,地域,甚至于国家,某一点的相同,总是容易让人在陌生的环境中快速抱团亲近起来。

    当然,也会在同时观察别人。

    有人是想要知道,自己在这届当中属于什么层次,也有人,是带着不友善的目光。

    苏昊不用分心,很快就注意到这不友好的目光。

    他很快就发现,这些不友好的目光,来自于西凤分院。

    如果说问为什么,呵呵,根本不用问的好吧。

    除了他们,还有那天和邢建离在一起的人,好像是叫什么轩辕什么的。

    鬼才会记住那种小人物的名字。

    对方因为不在东边区域,根本就没有在擂台上碰到。

    所以哪怕修为也就那么回事儿,根本不被苏昊放在眼中,还是非常幸运的通过了考核。

    对于西凤分院这些弟子的态度,苏昊完全无所谓。

    他又不是RMB,不可能让所有人喜欢,管他谁喜不喜欢的。

    毕竟就算是各种货币,还有人淡泊名利呢。

    要是不服,就是一个字干。

    这些人,最好不要来主动惹自己。

    否则苏昊觉得,哥可未必能够控制住身体里的洪荒之力。

    分配院落进行之中,不过因为之前已经基本确定,所以也没有耽搁多少时间。

    总共二百多名新生,全部由白帝学院的负责弟子,将人带向住所。

    那些半步元丹境,因为修为的关系,不和这些新生住在一起,而是直接成为准外门弟子,会住在外门弟子居住的山脚之下。

    灵气之充沛,位置之优越,便不是这些纯粹的记名弟子可以相比的了。

    被另外的师兄单独带走,那些人沐浴着诸多记名弟子羡慕的目光,一个个就像是孔雀一样骄傲。

    “你,就是苏昊吧?!本驮诖耸?,一个负责的师兄走过来,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