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时不时就有些小聚会,以前苏木很少去。

    如今知道结交人脉的重要性,在硅谷这方逐渐有成江海趋势的小水塘里,倒也混出了点名堂,至少许多人都知道了他,也吸引不少资本势力,想来投资Penguin赌赌以后发展,既然是赌,出价自然没高到哪去,苏木全都拒绝了。

    硅谷能赚钱的高科技企业,数数其实也就那么多,做电脑硬件的不算,甲骨文、微软之后,再也找不出大公司,那些同行们靠噱头炒作未来,一个比一个喊得凶,到头来还是要依附于资本,没钱寸步难行。

    苏木卖掉挺有潜力的趣购,手里资金暂时足够,加上Penguin电脑销量逐渐提高,今年利润有望突破四千五百万,自然不用干那杀鸡取卵的事。

    看完邀请函后放在一边,互相挖人到头来谁都被伤到,普通员工走了就走了,而项目核心成员离开,一整个项目可能都会无人支撑,这些巨头们打算和解,成立一个“反对挖墙脚联盟”。

    说起拉里·埃里森翻微软垃圾桶,这件事在硅谷成为热闻,雇佣商业间谍翻找垃圾桶,试图查出微软违法的证据,事后居然还沾沾自喜,在记者会上说:“我们要揭露微软的秘密活动,这是真的。我感到这么做非常好,虽然这样的方式有些野蛮,但它不犯法,我们誓将真相大白于天下!”

    后来再表示,则说在跟盖茨开玩笑,一个硅谷,每天总有说不完的趣事,埃里森是出了名的搅屎棍,说起享受、泡妞,苏木比他差了一大截,如今这家伙和乔布斯是邻居,也不知怎么才玩到一起去。

    尝试安装聊天软件时候,苏木对游戏项目负责人库尔诺先生说:“游戏的开发进度有点慢,让你们尝试和几家游戏公司接触,直接将街机游戏移植到PC上来,商量得怎么样?”

    “我请公关部那边联系,但可惜没人答应,开发游戏比开发普通程序困难,实际上这个月就有三款游戏可能完成,分别是《空中大战》、《空战1941》、还有《堆方块》?!?br />
    库尔诺在游戏行业经验丰富,最早做街机,后来又成为苹果公司游戏项目负责人,被苏木用高薪轻松挖了过来。

    八十年代末,电脑游戏刚开始发展,现在被命名为“瓢虫”的游戏项目组,着手开发数款小游戏。

    苏木知道PC游戏未来应该很有市场,但目前开发这些游戏的初衷,主要是为了让自己公司的电脑独具特色,打算在其他公司主推“办公”理念时候,采用“游戏娱乐”作为Penguin电脑的风格。

    试想一款自带十多种游戏的电脑,总比死气沉沉的“办公”更能吸引年轻群体,而如今购买电脑的顾客,主要就是年轻人,苏木刚从那个年纪过来,如今依旧到处都是街机,看看当初玩游戏上瘾的李平安、杜仲,多半应该有点市场。

    这个主意是李平安想出来,不止一次抱怨说有趣的电脑游戏太少,跟苏木商量完,决定弄出个GPU和CPU性能都高出一些,为游戏专门优化的个人电脑。

    就目前来说,电脑在人们心目中的印象,主要还停留在办公、打字方面,这使得顾客群体变得狭窄起来,苏木觉得电脑应该是用来娱乐的产品,办公只是其次,为此还跟布莱克产生纠纷,最终好说歹说才让她退了一步。

    娱乐程序重要,游戏对苏木也很重要,跟那些初期免费推广的程序不同,游戏做出来可以对外出售,不说能赚多少钱,有了收入,眼下亏损肯定会小一些。

    接着对库尔诺先生说:“跟那些游戏公司商谈的事你不用管,我派人去曰本那边问问,现在曰本做出来的游戏,比我们的游戏更受欢迎,赚不赚钱倒是其次,现在主要是让瓢虫游戏公司出名。

    等做完这些小游戏,我想制作一款大型游戏,能够玩很长时间的那种,类似于《魂斗罗》和《超级马里奥》,如果有可能,即使赔钱我也想拿下它们的PC端代理权,你们能不能设计个方案?类似于《魂斗罗》,一路杀过去的那种,可以捡装备,不断闯关?!?br />
    现在市面上最火爆的两款游戏,就是《魂斗罗》和《超级马里奥》,不仅在曰本火爆,美国这边也相当火,苏木盯上它们不奇怪,前者1987年投入市场,后者1985年才出现,这两款如今是游戏的代名词,风靡全球。

    库尔诺先生犯了难,他性格比较沉稳,不会张口说大话,“苏,你也知道我们公司,人数虽然多,可绝大多数都没有开发游戏的经验,尤其是PC游戏,这方面人才太少了。如果有好的策划,我有把握开发出来,但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可能长达两到三年,那些大型游戏,跟我们如今开发的小游戏可不一样?!?br />
    “我没让你们达到这两款游戏的高度,但至少不能差太多,先开始策划吧,下个月我会拨给你们研发费用,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说?!?br />
    苏木往后躺在椅子上,询问说:“假如收购一两家现成的游戏公司,拥有许多这方面人才的那种,是不是会好一些?据说所知硅谷这边就有不少人在从事游戏开发工作,之前从没收购哪家公司,兼并或许会是缩短发展时间的好办法?!?br />
    表情肯定点点头,库尔诺先生开口道:“这是当然,他们有经验,我宁愿将一部分不适合开发游戏的家伙们,踢到别的项目组去,把位置让给有经验的人,那样绝对会轻松许多!”

    “你给我两份名单,不适合留在瓢虫游戏的那些人,还有潜力不错的游戏公司,算了,给我前者的名单就可以,我自己派人去调查公司,总能找到合适的。

    许多人实习期就要结束,詹姆斯,如果发现谁没有真本事,那就给一笔遣散费踢出去好了,一下子招收那么多员工,总有些浑水摸鱼的家伙,这件事辛苦你了。知道现在工作不好找,可我们开公司的又不是做慈善,那么多钱投入进去,总要有回报才行?!?br />
    “我明白,陆陆续续已经劝退不少,每个项目负责人会定期考核,处理起来不麻烦?!?br />
    詹姆斯说了句,工作这么些年,性格比当初刚认识时候沉稳许多,脑子够聪明,也爱学习,不然仅凭舍友情谊,苏木不会将运营官职位交给他负责。

    又聊了会儿,两人离开之后,苏木闭着眼睛躺在椅子上想事情,办公室一如既往的简陋,沙发、书架、办公桌,外加盆花,除此之外就没有太多其他东西,心里总惦记着以后要盖超豪华的办公总部,于是懒得在这间办公室下功夫。

    有了盖楼的念想,奋斗动力十足,是件好事,不怕有想要的东西,就怕什么想要的都没有,真无欲无求,就跟苏木老爹苏丁财一样,自然而然也就松懈下来了,日子过得舒服没错,总归缺少了点什么。

    卖掉趣购超级市场股份,其实已经有钱在硅谷买地盖楼,或者买一架私人飞机也不在话下,但想到现在这些吞钱厉害的公司,总有些舍不得,另外出门的次数不多,觉得买一架飞机也用不了几次,想到这里苏木决定再往后拖一拖,只要赚到钱,哪还用愁买不到想要的东西。

    互联网用户半年翻一倍,主要归功于超文本链接,知道各家公司都在发力准备,大公司在准备,小公司也在准备,还有许多有志向的家伙,摩拳擦掌往硅谷涌来。

    以前看不清互联网能做什么,现在许多人察觉到商机,苏木的在线新闻网站刚搭建好没多久,居然已经出现同行,这个世界上确实不缺聪明人。

    一家Penguin就跟同行们拼得你死我活,以后又要跟那么多互联网公司竞争,想到这里就头疼,自言自语嘀咕着句:“钱难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