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乾见杜九跟了上来,就边走边扭头道:“走,我们下去看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眼睛看到的,来的更妥当些!”

    杜九点了点头,道了声:“殿下英明”。

    杜九说完,李承乾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杜九心道,瞅你那样儿,刚夸你两下,就找不到北了!

    一路美滋滋的下了楼,李承乾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如意被两个金刚护在身后。

    并且,如意还跳着脚,与对面那些人叫嚣,这让两人觉得的自己可能认识了个假的内侍,说好的内侍都弱不禁风,隐忍随和呢?【至少表面是这样】

    而他们看到的,怎么就是炸毛款的内侍呢?

    而内侍如意此时也见到了李承乾,只见如意连忙停下自己动作,小跑着来到李承乾的面前,忐忑的道:“殿……爷,您怎么亲自下来了?”

    如意殿字一出口,就被李承乾瞪了一眼,如意反应迅速,连忙改了口,称爷。

    然而,如意话落,李承乾还未作答,旁边与如意争执了半天的的学子就先道:

    “这位殿郎君,打扰一下,他是你的人吧?他撞碎了我的玉佩,你说应当怎么办?”

    怎么办?杜九心说:凉拌!说到底,不就是想要赔钱么!

    还有这人,怎么这么眼熟?

    杜九正回忆眼前这人在哪里见过呢,就听身旁的李承乾很是配合那人的道:“这玉佩作价几何?我来赔给你好了!”

    “殿……爷!”如意惊讶的看着李承乾,慌忙的道:“使不得呀!”

    杜九也在身后轻轻的怼了李承乾一下,心道,这明显就是碰瓷的好不好,随便拿一块破玉,撞碎了就要赔偿,都老套路了!

    当然,杜九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懂玉,他只能分得清颜色罢了!

    不说玉,就连汉白玉和羊脂玉,在他眼里都没啥区别!

    石头和玉他都分不清,还能分得清白玉的好坏?根本不可能的好吧!

    所以,杜九一下子就看到了事件的本质,那就是碰瓷!

    “你们怎么围在这里?”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人正是不久前打扰了杜九二人的谢泉佳。

    谢泉佳这话是对那个学子说的,看情形,这谢泉佳与这碰瓷的颇为熟悉。

    杜九心道,看来这个书呆子也不是什么好人!当然,也可能是自己听错了,这人不是谢泉佳!

    杜九这边不停的分析猜测着眼前的状况,那边两伙人已经寒暄了起来。

    那学子与谢泉佳叙述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道:“谢兄,这人撞碎了我的玉佩,不道歉也就算了,竟然还狡辩!”

    谢泉佳惊讶的看着如意道:“哦?竟然是这样!”说完,还皱了皱眉头,一副不赞同如意所作所为的样子。

    谢泉佳正皱着眉头,就听身旁的人问道:“对了,谢兄不是参加诗会去了吗?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哦,我刚刚叨扰了楼上一位仁兄,这会儿是来赔罪的!”

    李承乾身后的杜九听到此处,顿时确定了,眼前这个人就是谢泉佳!

    他们的对话,李承乾也听见了,只见李承乾挑了挑眉,背着手道:“严重了,些许小事,不用道歉!”

    谢泉佳将目光移到李承乾的身上,向前踏出一步,拱手道:“难道阁下就是二楼的那位郎君?”

    “正是”李承乾说着,眯了眯眼。

    众人都看着谢泉佳,想要看他如何做,谢泉佳也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只听他开口道:

    “原来是郎君当面,刚才多有叨扰,我还未来得及赔罪呢,你看这样吧,为表诚意,这玉佩之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权当交个朋友好了!”

    李承乾狐疑的看了看那个学子和谢泉佳,道了句:“这样不太好吧?”

    那个学子急道:“怎么不好?今日,我就看在谢兄的面子上,不与你们计较了!”

    旁边的谢泉佳也连声道:“对,左右一个身外之物,哪里有识得一个好友来的合算?”

    李承乾低下了头,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站在他身边的杜九,也只能隐约的听到李承乾低声呢喃道:“呵,可真是合算的很呐!”

    杜九听了这句话,大脑飞速的运转了起来,李承乾这句话嘛意思呢?

    阴阳怪气的,那肯定是反话了!也就是说,这件事儿,对李承乾来说不合算了?

    碰瓷的不要钱了,应该合算了呀?咋就不合算了呢?

    对了,他们说要交朋友来着,问题肯定出在这儿了!

    李承乾是太子,跟他交朋友,肯定是赚得呀!

    而他们赚了,那李承乾可不就赔了嘛!

    妈耶,小爷可真机智!

    →_→要点脸成不?

    最后,李承乾硬是将银钱赔给了他们,杜九看着就心急,我滴个太子爷诶,有钱也不是这么个挥霍发啊,你不稀罕,你倒是给我点呀!

    眼睁睁的看着李承乾花了冤枉钱,杜九难免心情低落,而这一低落,就低落了一路,一直到了府门口。

    杜九迈步就要进府,李承乾拦了一下,悄悄的在杜九耳边道了句:“九郎莫要太过失望,这样的学子毕竟还是少数,大多学子都是好的!”

    杜九一头惊诧的回头,啥玩应?他们真的是学子?不是专职碰瓷的?

    现在学子都穷的要靠碰瓷攒学费啦?

    可兼职也不行啊!想挣钱,卖卖字画,写写家书,不也能糊口吗?

    李承乾见杜九望了过来,就对着杜九点了点头,然后,高声道:“九郎,我就送到这儿了,你进府吧!”说完,转身走了。

    留下杜九茫然的站在原地,心道我凑,我刚刚给你打眼色了吗?我咋不知道?

    你从我眼中看懂了啥,你就点头?

    还有,小爷怎么发现,与你们古人交流,小爷能早秃好几年呢!

    把话说明白,能死吗?

    含蓄能当饭吃是咋地?

    可惜,李承乾是注定读不懂杜九的心了!

    李承乾此时挺失望的,出了趟门,本来想要结识一下真正的有才之士,没想到,却偏偏遇到了两个专走歪魔邪道,只知拉关系,攀权贵的低劣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