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后,爷孙俩在那田里翻来覆去看了又看,越看越惊,厚厚的软土,一点儿石头也没有!

    最后,全村人都聚在一起看这块田,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还真有人说他是云游到此的神仙。

    第二天,虽然赤羽搏一再否认自己是什么仙人,而且编了个谎,说自己只是力气大,把石头挖了,又去远处找到好土换了,却没有人相信。

    村民们议论纷纷,他只好躲了两天,从此,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怪怪的。

    这件事让他认识到,自己很难真正融合到这些凡人当中,该在意的只是宁儿爷孙俩,对于其他人,自己要扮演的只是个匆匆过客而已。

    好在宁儿爷孙对他的态度并没有太大改变,老汉依然对他很热情,不会提什么要求,但赤羽搏主动给他的好处,他却照单全收。

    宁儿依旧有些冷淡,言语上总是爱答不理的,但心中确实感到了温暖,只是碍于那层关系,从不肯表露出来。

    就这样,赤羽搏在这里待了半个多月,宁儿爷孙的生活变化太大,家里一切吃穿住用什么也不缺,粮食蔬菜长得极好,各种野味儿也吃了个遍。

    老汉从此极少下田干活,只负责做些吃的,整天溜溜达达,有酒有肉,心情大好,身体也好了,脸上有了油光。

    宁儿却每天依旧下田,可也没多少活儿干,只是除除草什么的。

    她心里很矛盾,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赤羽搏,心中已经产生了亲近与依赖,可是,那天晚上真的没发生他想的那种事,该不该告诉他?要怎么说?说了以后呢?他离开怎么办?他不离开又该怎么办?

    日子比以前过得好了,可这姑娘非但没有胖,还稍稍瘦了些。

    这一日,赤羽搏依旧来宁儿家送猎物,三人做了饭食准备吃。

    这些日子对魔气的控制完全没什么进展,村民的态度也怪里怪气的。

    宁儿始终不原谅自己,对自己总是不冷不热,而那个叫大牛的小子却经常来找她,宁儿对他颇为热情。

    再加上担心师父、亚若他们,诸多情绪在他心中纠结,所以有些闷闷不乐。

    三人正吃饭,赤羽搏却突然感到心中一阵悸动,大叫了一声:“不好,快逃!”身形一闪便冲入树林中。

    老汉和宁儿正吃着饭,被吓了一跳,再看赤羽搏已经从原地消失不见了,爷孙俩呆呆看向对方。

    宁儿突然脸色一变,道:“难道他真的发疯了?”

    老汉满嘴饭粒,道:“发疯?我还当他胡诌的,发疯了会怎么样?用得着这么紧张吗?就算他力气大,村里有这么多人,就不信按不住他?!?br />
    两人依旧坐在原地,向树林中看着,却不见什么动静。

    老汉嘿嘿笑道:“大惊小怪的,这娃儿该不是吃多了突然闹肚子,跑去树林里方便了吧?”

    刚说完这句话,却听树林中“砰”地一声沉闷而有力的巨响,从树缝间飞出些木屑,然后,树木一阵晃动,似乎一棵大树倒了,树林上方也有些鸟儿飞起。

    宁儿爷孙吓得一哆嗦,再也坐不住,宁儿搀着老汉赶忙往村子另一头跑。

    村里的百姓也听到声音,纷纷出来查看,又是“砰砰”数声,碎木翻飞,大树倾倒。

    村民们越聚越多,宁儿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说谁最相信他关于发疯的说法,那必定是宁儿,毕竟她曾亲身感受过一次。

    通过这段时间接触,她也了解赤羽搏的性格,他是个很随和、很善良的人,那么,那天夜里他就真的是发疯了。

    宁儿大叫道:“这个人疯了,很危险,大家快逃??!”

    可村民们半信半疑,只听到响动,也不知树林里发生了什么,并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又是一声闷响,外围的一棵大树缓缓倒下,露出一个不高的身影。

    只见此人双眼发红,身上衣服无风自动,身周似乎还围绕着丝丝黑气,地面杂草都被他周围的气流卷了起来。

    那道身影又是一拳打在旁边大树上,粗壮的树干“砰”的一下碎裂开来,化作无数木屑。

    大树倾斜,向他头顶砸了下来,他却不躲不避,只是慢慢一抬手,再一拳打出,树干粉碎!

    看到这从未见过的恐怖景象,所有人都吓傻了,竟然忘了逃跑!

    只有宁儿大叫着:“大家快逃??!再不逃真的会没命!”

    随即想到,赤羽搏给了一大把银子,伸手到怀里掏了出来,喊道:“大家只管逃命,什么也不要了,如果屋子毁了我这里有很多银子,都赔给大家?!北吆氨叻鲎乓虼宥嫣?。

    村民们也终于怕了,乱糟糟跟着向东跑。

    赤羽搏双眼通红,缓缓向村子行来,到了一间屋子前,遥遥一拳,那屋子便猛地爆裂开来,木头、茅草翻飞。

    村民们有看到这景象的,惊呼尖叫,乱作一团。

    可偏偏就在此时,谁也没注意到,从人群中站出一名大汉。

    这大汉身形魁梧,手提一把大菜刀,远远看了赤羽搏一眼,却不敢过去,只是一抬手,“呼”的一声风响,将那把菜刀全力向赤羽搏飞了过去。

    宁儿见了不由瞪大眼睛,用手掩住嘴。

    却见赤羽搏只是一抬手,快如闪电,硬生生将那把菜刀捏在手中,然后双手用力,对折再对折,菜刀变成一块废铁,掉落在地。

    村民们又发出一阵尖叫,而那大汉却吓得呆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在村民们惊恐的眼神中,赤羽搏突然从原地消失,下一刻却突兀出现在大汉面前,伸手握住大汉的脖子,缓缓将他提了起来,血红的双眼透着无尽血腥与冷漠。

    村民已经吓得疯了,尖叫着到处乱跑。

    纷乱中却响起一声清脆尖利的声音:“不要……”

    只见一个女子从中走了出来,脸上满是泪水,嘴里不停念叨着:“不要,不要……”缓缓向赤羽搏走来,正是宁儿。

    赤羽搏一手提着大汉,任凭他胡乱挣扎,睁着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却只看着宁儿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直到她走到面前,浑浑噩噩中,却不知为何始终没有动手捏死大汉。

    似乎有一层无形的力量?;ふ飧雠?,又似乎疯狂中也绝不会对她下手。

    这个女人已经存在于他心中,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即便陷入无知无觉的疯狂也不会忘记这一点。

    她是他的女人!虽然并不是因为喜欢才变成这样,可在他心中,早已经承认她的地位。

    第一个全心全意接受的女人,打算照顾一生的女人,她的名字叫做宁儿,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女子。

    逃到远处的村民们已经知道,只要眼前这个半大孩子似的魔鬼一个念头,这两个人就会瞬间变成一团碎肉,连他们的亲生老子也绝对认不出来。

    一些村民脸上带着泪,捂住嘴,远远地看着。

    宁儿一步步走到他身前,满脸的泪水,缓缓张开双臂,将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他抱在了怀里,将他的头贴在自己胸前,自己的脸贴在他的头侧,嘴里只是轻轻地不停念着:“不要,不要……”

    赤羽搏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被一层温暖柔软所包围,像是泡在一个大热水池中。

    鼻子中闻到一股淡淡的泥土和青草的香气。皮肤接触到那衣服,虽有些粗糙,却有很温馨的质感。

    耳中听到“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和低低的,不停的耳语,仿佛回到小时候,大娘的怀抱中,父亲的肩膀上。

    突然,一侧脸上传来一股冰凉,从他的脸颊流进脖子里,再流到胸前。

    他的双眼依旧通红,可那举着大汉的手却渐渐松了下来,放开手中的东西,只是伸出双臂,下意识地抱住对方,仔细体会这不知多久不曾感受过的温馨与宁静。

    两行泪水不知不觉从他眼中滑落,赤羽搏只觉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委屈,像个受了欺负的孩子在母亲怀里找到了温暖,身体也微微有些发抖。

    之前的种种,修炼的辛苦,师父的离去,仙桥宗的无奈,魔窟中的痛苦,仿佛一股脑地全都化作委屈涌上心头,再没有了血腥,再没有了暴躁,只因为有这样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个让自己的心感觉到无比宁静的怀抱。

    宁儿此时也停止了低语,只是静静抱着他,感觉他的颤抖,仿佛感受到这个在自己看来强大到可怕的男人,心中那些隐藏着的孤独、寂寞、痛楚与委屈。

    她的眼里也不住落下泪来,这泪水却与刚才不同,刚才是因为惊吓,而此时,却是因为心中一股莫名的酸楚,从对方心中不知如何传递到自己心中的那份酸楚,深深感染了自己。

    与怀里这人有过一丝不挂的身体接触,有过之前无法想象的宽裕生活,却从未有过像此时这样的亲近感,仿佛两颗心可以互相感知到对方,可以互相交流,无声的倾诉。

    那大汉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道是不是死了。

    远处村民们也渐渐平静下来,一时之间周围似乎都静止了,凝固了,只有微微的清风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