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目寸光。

    明明知道《古惑仔》只是短暂的经历,却还为了些眼前的虚名,就脱不开身,越陷越深。

    或许登道岸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不止看人本心,还看人本性。

    林牧倒也不意外,说到底,眼前的“浩南哥”、“山鸡”,也不过是不到20岁,甚至刚十一二岁的小孩,随心做事,心智、城府可笑至极。

    一个十一二岁的张璞,因为电影里陈浩南、山鸡的关系,就理所当然地认为,只要自己装酷说几句古惑仔话,对方就纳头就拜。

    山鸡估计就是因为“陈浩南”张璞的幼稚,才与他走不到一块,甚至极为鄙视。

    林牧没再理会这群货,只是悠哉坐起船来。

    兴奋时,更是跑到船头上,迎着海风,大喊大叫一阵,看得船舱里一群古惑仔头皮发麻。

    这货怕不是失了智?

    ……

    林牧对澳门的了解,仅限于那首《七子之歌》,以及澳门正府每年给居民发几千块钱,作为一个在城市中辛苦打拼的苦逼,他不知为此流了多少口水。

    此时踏足澳门,却是有些失望。

    见惯了繁华的现代都市,90年代中期的澳门,在他看来只是一般般,只不过环境更明媚些,较之喧闹、拥挤的海港城,有一种“高端大气”的感觉。

    身边的四个古惑仔保镖,倒是兴奋得厉害,四个泰拳手更是眼睛都直了,一个个眼巴巴地看着林牧,等着老大发福利。

    林牧一挥手:“找家酒店,先安顿下来!傻强,一会让联络人过来!”

    虽然当地的洪兴势力,“靓坤”已经掌握许多,但也仅限于收买。

    这样的手下,带带路,介绍一下当地的情况还行,真正的大事,托付不起,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告密?

    汽车后视镜里,林牧看着那个一直跟随的车牌,无声一笑。

    一个十一二岁的熊孩子,在同样陌生的澳门,怎么才能对付自己?

    ……

    “山鸡!你真不去?”张璞愤怒问道。

    山鸡瞧了他一眼,没说话,心里更是不屑,一个心智未开的小孩,整天装着陈浩南的样子,瞧起来就让人想打他一顿。

    旁边的大天二也有些犹豫:“南哥,靓坤毕竟是我们洪兴的堂主,我们带着小弟去砍他,走漏了风声就完了!”

    张璞总算不是弱智,从海港城挑了十个可靠的手下小弟,让他们提前来了澳门听用。

    他的计划很简单,既然澳门之行,是“靓坤”背后搞鬼,那打听到靓坤的位置,带着手下小弟,拎刀上去砍上一通,一切OK!

    他甚至把林牧酒店周围的地图都搞到了,决定引蛇出洞,再瓮中捉鳖。

    张璞一拍桌子:“先下手为强!山鸡你不去,就留在酒店跟你马子打泡吧!”

    这个时期的小孩,爱学海港城电影,黑话倒是学得6,说起来觉得时髦,张璞说完这些,瞧了一眼旁边的山鸡女朋友,心里突然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电影中,自己可是和这女人睡过的!

    而且这个女人在跟自己睡过后,明显更想跟自己,只不过“自己”没理她,她才回去想跟山鸡。

    想到这里,张璞心里一跳,随即就带着大天二一行人,离开酒店。

    山鸡等了一会,也就带着女朋友出去逛街了。

    他无所谓,只把这当成“回归好学生”前的最后经历,曾经向往的“友情岁月”就是个笑话,这个古惑仔的江湖,已经再没什么能吸引他了。

    ……

    林牧走出酒店,身边只留了两个泰拳手保镖,妥妥的“弱小、可怜,又无助”,是个极好的欺负对象。

    其他人,包括长毛,都一个给了些钱,让他们浪去了。

    作为一个博彩业立足的城市,澳门的赌博业已经很是兴盛,哪怕是街边,都有老头在那里设局“赌大小”。

    一块钱一次,自己摇色子。

    林牧瞧起来分外亲切,仿佛看到集市戏台下那些老头,当下把兜里的硬币拿出,抓住色盅一通乱撸。

    看似公平的规则,但玩了半天,手里那十余枚硬币,直接输得半个不剩。

    一张香风袭来,带着媚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帅哥,想不想玩点更有趣的?”

    自进入这个世界后,就没有遇到语言方面的障碍,耳中听到的,都是中文,仿佛这个《古惑仔》的世界,真就存在于现实里那张国语《古惑仔》影碟里一样。

    林牧眉毛一挑,欢喜地转头:“你也觉得我帅?”

    身边,是个穿着花色长裙的妹子,别的不说,那条事业线深得勾人,吓得林牧都想捂着眼不敢看了。

    “呃……”

    妹子脸上一呆,随即就贴了上来,摸着林牧胸口:“帅哥看你这么无聊,不如请我喝杯酒?”

    带球撞人??!

    林牧被她撞得脸上发红,羞涩无比:“喝完酒呢?干吗?”

    妹子以为他问的是“干嘛”,就朝林牧抛了个媚眼:“你请我喝酒,我当然也要请你喝点更好喝的啦……”

    两只眼睛,如镭射激光般扫向妹子下半身,犹豫了一会,林牧觉得自己不能这么下流,要纯洁,就又把激光眼定在妹子上半身:“O**K!不过你先请我喝好喝的,然后我请你喝更好喝的!”

    “死相!”

    妹子脸都红透了,当小姐出来这么久,第一次见这么骚的人。

    一个小酒店前,林牧对着两个泰拳保镖挥手:“你们两个回去吧!我去办点正经事?!?br />
    说完,也不等手下答应,直接拖着妹子就往酒店里钻。

    趁陈浩南他们来之前,自己应该能来一发吧?

    抓紧时间!

    讲实话,这妹子确实极品,一脸妩媚,身材又霸道,水灵灵的,林牧感觉自己一口咬下去,真能咬出水来的那种。

    虽然自己鸡儿还没到上班年龄,但林牧想试试,看看能不能当回童工。

    亲嘴?

    拒绝!

    谁知道这张嘴吃过多少黄瓜!

    妹子一看林牧这架势,就知道遇见老嫖客了,二话不说,直接衣服一扯,躺在了床上,把手伸了出来:“帅哥,白玉老虎,满意吧?一夜两千,先给钱吧!”

    林牧看了看她的人,又看了看她的手,忍不住诗意大发:“真是……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PS:感谢我字随风、红剑、康阁艾尔、哺鸡王的打赏,感谢神佛堂又一次的1000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