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源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透着一种忧郁极了的气息,让人看了恨不得立刻用手抚平他脸上的忧伤。

    明知道他很可能是故意装出来的,但真莉丝还是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他的头顶,轻声宽慰道:“别太在意这种芝麻小事,我长这么大除了父王之外,连手都没跟异性牵过,你有必要这么在意那点虚无缥缈的感情嘛?”

    夏源眼底目光闪烁,趁势抓住她的皓腕,接着往怀里一带,不等她挣开,他继续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道:“我现在心情凉透了,就让我抱抱你吧?!?br />
    嗅到他身上特殊的气味,真莉丝小脸阵阵发烫,实在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分明只是一个‘女生’,却总会在不经意间打乱她的心,可谓是把直女的脸都给丢尽了。

    低头看着真莉丝那张红扑扑的俏脸,她强装的冷淡神情中遮掩不住那一丝意动,夏源心中顿时感到一阵快意,她所谓的梦中王子肯定想不到,这个曾经高高在上的王女现在正毫无抵抗力地躺在一个女装少年的怀中。

    这种报复思想很不道德。

    但夏源还是不爽,在他看来,只要是被他看中的目标,就必须乖乖等着被他征服才对。

    这是出自本能的一种强势态度,想必恶面平时我行我素惯了,以至于影响到了他的思维方式。

    真莉丝自然不知道夏源眼底恶意汹涌,她只觉得脑袋有点晕乎乎的,躺在夏源怀里竟有种莫名的安心感。

    这股安心的感觉……究竟从何而来?

    真莉丝无法理解自己此刻的心悸,本该出于矜持要反抗对方才是正确选择,但被他抱住之后,她的身心却毫无抵触,甚至隐隐觉得有一丝熟悉……

    太怪了——

    “夏源,你放开我?!闭胬蛩克丈喜挥傻萌韭煸?,难道自己也是一个不知廉耻的人渣吗?虽然夏源长得是挺好看的,可自己也不能这么轻易沦陷才对。

    “放开你?”夏源不客气地把玩着她那头漂亮的褐发,微微挑眉道:“放不放,你心里没数么?还是说,你根本舍不得起身?!?br />
    虽然真莉丝确实不抵触,但这不代表他可以继续放肆。

    然而以她那点可怜的力气,哪里挣得开夏源的束缚,只能委屈地瞪着他,眼神里还渐渐多了一丝恼意。

    大庭广众之下被他恣意抱住,这无疑是一种侮辱,尽管这里是食堂角落比较偏僻,而且还背对着众人,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但她的自尊心可容忍不了。

    “抱歉?!?br />
    意识到可能会玩过头,夏源迫使自己保持冷静,这才知趣地松开她,顿时惹来她好几拳捶打他的肩膀。

    可惜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见他不痛不痒表现得毫无诚意,真莉丝气馁了,索性冷哼一声,起身准备离开。

    “要去哪?”夏源稍微一使力就把她拽回原位。

    “你——”真莉丝霎时一阵气急,她都差点想哭了,夏源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把她的手腕都弄疼了。

    察觉到不妥,夏源连忙松手,不免烦躁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其实他并不想伤害到真莉丝,只是本能反应太过暴躁,这让他恨极了恶面,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真莉丝看得出他是一时冲动,见他脸上露出惭愧之色,倒没出声责怪他,沉默了一会,才道:“我不是小气的人,不喜欢斤斤计较,你也不用自责。要是觉得无聊的话,今天再去我那里看部电影解解闷吧?!?br />
    “解闷?怎么解闷?”夏源瞥眼道:“邀请一个‘百合控’跟你独处,你就不害怕么?”

    真莉丝被问住了,语塞片刻,悻悻道:“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br />
    这种话连她自己都不相信,如果跟夏源单独相处的话,肯定又免不了被他勾搭。

    她其实并不讨厌夏源追求自己,可这种话,她又如何说得出口?

    夏源冷不丁道:“我不想去你那边?!?br />
    “哦……”被他突然拒绝,真莉丝心中略感失落,这也正常,毕竟夏源已经有恋人了,而且他的本性那么霸道,肯定容不下她内心喜欢过别人,那么疏远她也是理所当然,只是有点没想到,夏源会这么无情,果然就不应该对人渣抱有丝毫幻想——

    没等她继续哀怨,夏源忽然道:“还是回来吧,你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万一出了什么事,生了病也没人知道,我会担心的?!?br />
    “诶?”真莉丝怔了一下,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夏源面露真诚,继续道:“地下宿舍虽然寒酸了点,但至少不会勾心斗角,而你一个人住在豪华宿舍里,周围都是趾高气扬的贵族千金,连一个说话的人也没有,逢人还要假惺惺装矜持,那样很累的对吧?”

    确实……

    夏源的一番话说进了她的心坎里,何止是很累而已,自从搬到豪华宿舍后,她连出门都要小心翼翼,生怕举止不妥会遭到别人嘲笑,而且每次透过寝室门的猫眼,看到别人笑容满面地串门,而自己无人问津,她心里就觉得苦闷得不行。

    “就这么说定了?!辈桓床档挠嗟?,夏源顺势拉着她起身道:“我现在就去帮你收拾行李?!?br />
    真莉丝迟疑地张了张嘴,对上他那双温柔的金眸,她感觉心里滑过一丝暖流,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任由夏源牵着自己走向宿舍区。

    随后,夏源帮她收拾好份量不轻的行礼,便带着她返回地下宿舍。

    不得不提的是,下午被他撞坏的安保门和踢坏的寝室门已经焕然一新,周围的学生也并没有发觉异常,显然是景月欣在背后发挥作用,提前抑制事件发酵。

    有人罩着感觉就是不一样。

    夏源这下底气十足,一边拖着行李箱,一边牵着真莉丝的小手,让她再次感受到了地下宿舍的极致贫穷。

    “脏脏的、破破的、旧旧的渣滓宿舍?!?br />
    这是真莉丝发出的深深感慨,不过她本人却毫不嫌弃,还有点开心地坐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下铺床位。

    “人渣……”见夏源含笑看着自己,真莉丝心里有点不好意思,夏源那么关心她一个人会感到孤独,而她却始终没有给夏源一个明确的答复,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的话,她忽然很担心,夏源会不会对她感到厌倦?

    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很害怕自己会被夏源一脚踢开,就像当初她无比渴望的梦中王子,现实中却冷漠无情地将自己一脚踢走。

    或许是因为,夏源的眼睛像极了她的梦中王子,甚至他偶尔认真的眼神,都几乎跟梦中王子如出一辙……

    如果夏源是男生的话,那该多好啊……

    真莉丝彻底失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