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士别三日,老杨你应该对我刮目相看,回到内地这一个多月,我的实力可是增加了一倍都不止”

    “虽然现在还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就不代表我和那费兰奇战斗的勇气都没有”

    苏羽微微一笑。

    “嗯!”

    看到苏羽自信的笑容,杨源脸色一滞,随即她感受到苏羽身上的气息,顿时嘴角就是一抽,苏羽不说,他还没有发现。

    经过苏羽的提醒,他也就感受了,后者身上气息的变化,显然这回到内地的一个多月的时间,他的实力又增加了几分。

    再次被打击到的杨源,已经不想说话了,直接将头歪到一边,苏羽见此,也是嘿嘿一笑,然后就快步的离开了。

    ·····

    “师傅,你没事吧!”

    来到叶问的住处,此刻叶问并不是像杨源躺在床上,他的伤要轻一些,现在坐在板凳上,正在看报纸。

    “阿苏你来了,内地怎么样?”

    叶问知道苏羽去内地的事情,身处香江,他对于内地还是比较关心的。

    当年他在内地是站在国党这边的,毕竟那个时候的国党才是国家明面上的主人。

    可惜他想不到国党竟然会败坏的那么快,心中有些后悔,他以前为国党工作一段时间。

    如今国家换了主人,他也是有些担心,国家会不会找他麻烦,他还想要回归内地的。

    虽说在香江安家了,但是任何人都希望老了可以落叶归根的。

    然而他的担心,其实是多余的。

    身为国党的人多的是,很多军人,不也都没有跟着光头离开内地吗,难道他们以后都只能远离他乡吗。

    国家哪有功夫去找他麻烦,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人。

    因此叶问只是杞人忧天,苏羽明白,但也没有说破,而是朝他微笑点头,然后告诉他,内地政府不会找他的麻烦。

    “师傅,到底怎么回事,那费兰奇怎么会突然找上你们的?”

    “嗯!看来你已经看到杨兄了”

    “不错,不过他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问师傅你是不是清不清楚,那费兰奇为何会突然前来找上你们?”

    “这个可能是华洋拳术大赛的原因吧?”叶问听到苏羽的询问,想了想回答道。

    “华洋拳术大赛?”苏羽眉头一皱,他想不通这和华洋拳术大赛有什么关系。

    似乎是看出了苏羽脸上的疑问,叶问有些不确定的道:“这次华洋拳术大赛,那些外国的拳手们,全都全军覆没了,想必是有些人不高兴了,因此···”

    叶问没有说完,苏羽就已经明白了,华洋拳术大赛,是英国人举办的,本来是为了对付苏羽,同时也是宣扬他们英国的威严的。

    结果被叶问他们这些暗劲巅峰的武者打败了,这下子面子不好看了。

    于是就派费兰奇出手了。

    费兰奇虽然是美国人,但是此地毕竟是香江,是英国人统治的地方,他想要好好的做生意,那么英国人的面子也就不能不给。

    苏羽很快就将这一切给捋的差不多了,事实上也是如此,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些英国人的算计,苏羽没有猜到。

    他们想激怒苏羽,通过让费兰奇打伤叶问,好让前者和苏羽产生矛盾。

    让两者自相残杀。

    费兰奇怎么说也是地下黑拳的老板,在香江地下的实力也不低,也许比不上苏羽的华帮,但是却比起之前的社团,要强上一些。

    以前英国人,手里有牌也就不想去用费兰奇,毕竟人家是美国人,和他们英国人可尿不到一块。

    现在他们也是没有牌了,于是就想着让费兰奇和苏羽产生冲突。

    苏羽是叶问徒弟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港督府的那些人知道,但是费兰奇不知道。

    “这样么,师傅这个费兰奇,到底有多强?”

    费兰奇到底有多强,杨源并没有多说,而苏羽也是按照叶问3那部电影,猜测对方的实力。

    但是哪有和对方交过手的叶问清楚。

    “此人的实力很强,一身的格斗技巧,也极为的熟练,几乎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要是论战力的话,即使为师突破化劲,一时之间,恐怕也不是对方的敌手”

    叶问想了想,脸色凝重道,他是诚实之人,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直接干脆的承认,也没有打肿脸充胖子,死撑着。

    显然不像杨源那么要面子。

    当然他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借此来警告苏羽,让他不要轻易的对招惹对方。

    毕竟他感受过对方的实力,绝对非同一般。

    “这样吗?”

    苏羽摸着下巴,心中更是心痒痒的,他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和对方正真的厮杀,最终他死亡的概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

    但是和对方切磋一番,到也不错。

    电影中,对方的格斗之术,更倾向于军中的厮杀,显然这家伙,以前肯定是参加过军队。

    这样的对手,就更好了。

    “阿苏你不是想要挑战他吧,我劝你还是放弃你,你现在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对上他,没有任何的胜算的”

    叶问看出来苏羽实力大增,对此苏羽的修炼速度,他是十分的震惊,当然震惊之后,那就是欣慰。

    怎么说苏羽是他的徒弟,将来要是青出于蓝胜于蓝,那么对于他们咏春来说,那就更好了,他由衷的高兴、

    但是修炼速度快归速度快,苏羽暂时的实力,还是不能和对方相比的。

    因此他想劝说后者,赶紧打消这个念头。

    “放心吧!师傅,我当然清楚和对方的差距,我有不傻,我只是想要和对方切磋一番,再顺便请教一下对方的西洋拳术”

    苏羽看的出来叶问的关心,于是笑着解释了一下。

    “再说,对方知道我的身份,根本不会全力出手的,到时候我不会有危险的”

    “嗯!如果是这样,那还好”

    叶问闻言,也暗自的点头,他清楚自己这个徒弟的身份,在香江,没有什么势力能够不给他这个徒弟的面子。

    “但你还是要小心点,毕竟拳脚无眼”

    见此,叶问也知道劝阻不了,只能叮嘱他一番。

    “师傅,我知道?!?br />
    “对了,我这次从内地带来一些药材,师傅你受伤了,正好现在用的上”

    “不用了,阿苏我已经开了药了”

    叶问连忙想要拒绝,但是苏羽岂能让对方拒绝,直接将药材,丢在这里,然后去和叶问老婆说话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