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明离开了那条小吃街,还是一副喜哀未定的样子,**也没有丝毫影子。

    再怎么沉下去跟普通人互动,都无法培养出半点情绪的影子。李梦琪战战兢兢地跟在后面,不明白他怎么变成这副样子。

    景明无心解释,看来七情丢了真的无法再生。

    那只有把抢走自己五魄的人给找出来,这个时间段没有一点头绪,那就去自己被抢的那一刻,抓现行。

    下定决心后,景明再度拎起李梦琪,一脚迈进了使神之终章,潜伏在二楼等待异变的发生。

    安坐楼台,看电影一样看着一楼的情景剧。

    小李跟吴应起的火并,吴应起受虐。

    剧情也越来越眼熟,李梦琪忍不住跑下楼去制止小李的时候,景明还是没发现有任何异常的人出现。

    这时他已经隐隐明白过来,想到一个命题,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你会对昨天的自己多狠?

    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能抢走自己东西的人还没有出生呢。于是看着一层那个景明的眼神也同情起来。

    一层景明因为羞愤七情离体的瞬间,二层景明直接动手,以一种无法企及的速度抢回五魄,带李梦琪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时间段。

    至于楼下的景明怎么办。。总有一天他也会站到楼上的。。

    景明如是想着,五魄一到手就被塞进身体里,契合度100%。

    至此,七情拼图终于完成。

    躺在地上感受着自己的所有哪怕一丝微小的情绪波动。

    喜怒哀惧爱恶欲。

    七情俱全才是人??!

    本以为自己心情会舒畅起来,景明努力想让自己高兴,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随着七情回来的,还有那如山一般的负罪感。

    鼻子里传来一阵阵腥臭,原来自己这么脏啊。

    化气,再还原。

    景明已经荡去了一身的尘垢污秽,干干净净地站在那里,一身的清爽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是景明知道,有些东西恐怕这辈子都洗不掉了。

    李梦琪被景明从使神基地带出来,看着景明的眼神很是古怪,实在无法把刚才视频里景明偷跑到自己房间的样子跟眼前的样子联系在一起。

    景明此时却早已没了最初的心思,李梦琪比起自己,没有经历过那两个月的事情,她不会明白的。

    此时虽说七情俱全,可景明的**已经临近冰点。

    李梦琪也感觉到了景明跟之前的不同,却又说不出来究竟有什么不一样,只是觉得景明的眼中的迷茫和忧郁更为深沉浓厚了。

    景明站在自己的别墅外边踟蹰着不敢进去,何况李梦琪还跟在他身后,站在外边能看到里边的灯大亮着,小张警官在打着电话联系着什么人。

    李梦琪忍不住好奇。

    “这里是哪里?”

    景明买别墅的事情,李梦琪根本就不知道。只想把一切抹去的景明怎么会再让对一切毫不知情的李梦琪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善后的事情还是得自己一个人来,景明沉吟了一下开口撵人了:“跟你没关系。你走吧?!?br />
    李梦琪糊里糊涂的,自己前后跟着他跑了一天一夜了,刚觉得他变得正常了,却换成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那我的能力……你要不要还给我?!?br />
    “你的能力不是凡人应该拥有的,有得必有失,如果把能力还给你,你可能活不长你知道么?”

    李梦琪想起来自己出车祸前的头疼不止,明白景明说的是真的,苦笑道:“可是如果不是我有能力的话,你猜我到现在为止死了多少次了?”

    景明不为所动:“那就换一份安稳点的工作?!?br />
    李梦琪摇摇头,苦涩地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就像有次我醉倒了,你猜我看到有多少人对我有恶意?如果不是因为能力的话,我那一天死上十次都有可能,你信不信?”

    景明一呆,有些明白过来了,珠宝美人本没有错,可人总是抢来抢去。

    就像好多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得丑一点一样。长得漂亮的人,很可能夭折。

    潘金莲因为长得好看,被张员外觊觎,被西门庆觊觎,张员外拿她当玩物赏赐给武大,最后被武松砍了。貂蝉因为长得好看,被吕布觊觎,被董卓觊觎,王允拿她当工具离间董卓,曹操也拿她当工具用来离间关羽,最后被关羽砍了。

    这些古代的不说,只说现代的。

    学校里边不务正业,毛都没长齐呢就开始求爱,求爱不成就同归于尽。

    大街上看见美女上前搭讪,搭讪不成就认为受到了侮辱,捅女的两刀让她长长记性。

    有电梯里疯了一般把女的往家里拖的,有夜黑风高就临时起了色心的,小巷里拿枪指着女的让人就范的。

    色令智昏就有了色胆,胆性一壮就无法无天,玩完了弄死。

    这些事情时不时就发生一件,有多少漂亮女人因为漂亮而被男人毁掉了。

    李梦琪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景明,眼中尽是哀求。

    景明纠结了,虽然李梦琪能力逆天,但这种能力并不伤人,自己强行缴械的话,未免太不讲道理。

    可就因为她这个能力,隐瞒自己一件事跟玩儿一样,任自己外挂加身都无可奈何,帮着使神把自己围得密不透风。

    如果把她能力还给她了,那自己在她面前岂不是一点秘密都没有了?人都是有**的。景明**不多,赵博士的事绝对算得上是一件。

    景明愁眉不展,看着别墅里的小张警官,墙壁无法阻隔他的视线。

    因为时间上的差异,此时的小张警官所经历的也仅仅是景明刚离开别墅,正准备打电话叫人来现场。

    景明叹口气,自己失去五魄的时候,根本不在乎小人国是不是会暴露出去。

    可现在,小人国的一切都在证明着自己的残暴,哪怕时间回溯,也洗不去这些人的记忆。

    所以,景明已经不想放这群人出去了。

    掩盖下去,自己还是个人。暴露出去,自己就是个魔鬼。

    一件事做错了,就要做更多的错事来掩盖。

    景明害怕,害怕自己的亲人朋友得知自己这些事后,视自己为异类,就像项璞的父母遗弃项璞一样。

    就像《超能英雄》里塞拉的母亲觉得塞拉是个怪物。

    就像《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里的魔星。

    李梦琪还在看着景明,想着能把自己的能力要回来。

    景明却考虑着自己该拿小张警官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