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胖女生茉莉起身去了厕所,而就在她走出餐厅的时候,那两个看到之前茉莉动作的女生立刻把她的包打了开来,略微翻找了一下,便找到了一只被绘制了各种或真或假符文包裹着的带着锈迹的铜杯。

    那两个女生立刻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迅速的拿着铜杯把脑袋凑到了另外那三个女生身边,低声的嘀咕了起来,很快其中一个女生便把包裹起来的铜杯藏到了自己的包里,然后把茉莉的包恢复成之前的样子,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过了一阵子,那个微胖女生茉莉才从厕所回来,当她坐下的时候,依然还是那副懵懂和略显畏缩的样子,但是刚才在注意这件事情的沙兰,却能够明显的看出来她脸上的那一丝了然和窃喜,显然对于自己包里东西丢失的事情,茉莉并非不知道,甚至于联想到之前的谈话,沙兰怀疑茉莉都是主动要引导那五个女生把她包里的东西拿出来一样。

    当然,这件事情沙兰并没有想要参合的想法,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担后果,既然不具备超凡力量的天赋,便不要去贸然接触?;姆某彩澜?,一旦有了什么后果,也不要怨天尤人,自己接受结果便是了。

    吃完了东西,沙兰走出了这家店铺,没有继续逛下去,而是选择去往了邮局把自己写给家里的信邮过去,现阶段的信息传递还没有达到直接挂电话便可以从英蓝联邦合众国到格陵兰王国那么远的距离。

    邮寄完了信件,沙兰回到了奥金斯山庄的家里,在和贝金赛尔打了个招呼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把买来的书籍一个个的放在了屋子里面的书架上,然后拿出一本书坐在了书桌前面翻看了起来。

    但没有过去很久,屋子外面便传来了一些女性的说笑声,还有贝金赛尔笑着说什么的声音,沙兰起身打开了窗户,立刻看到正有五个女生在贝金赛尔的迎接下走到了院子之中,而这五个女生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那个店铺里面遇到的五个女生!

    “这真是……有没有这么巧,她们竟然和贝金赛尔是认识的?!?br />
    诧异的看着走进了屋子里面的五个女生,沙兰坐在了椅子上微微皱眉,如果她们与贝金赛尔没有关系的话也就算了,但是现在看来她们和贝金赛尔是相识的,一旦她们在这座房子里面玩那个所谓的占卜游戏,那么极有可能会影响到贝金赛尔甚至于是自己。

    更关键的是奥金斯山附近的元素能量极为充裕,占卜游戏在这种环境之下会非常的有效,不过控制的难度也会同比例增大很多,换言之只要她们在这里玩那个所谓的占卜游戏,那么基本上百分百是要出事的!

    “真是麻烦的事情啊?!?br />
    想了想,沙兰还是站起身来走出了房间,来到了一层贝金赛尔的房门之前敲响了大门。

    “沙兰,快请进来?!?br />
    在贝金赛尔的邀请下,沙兰走到了贝金赛尔的房间之中,立刻看到了在客厅的桌子边上手拉着手组成了一个圆圈,把桌子和桌子中央布满了水的铜杯围绕起来的那五个女生。

    那个铜杯之中倒满了水,一副差一点就要溢出来的状态,水面看起来就像是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入口一样,根本看不到铜杯的杯底,水面如同镜子一样反射着五个女生的面容,却因为水面的波纹映衬得那五个女生的脸扭曲怪异,略显惊悚。

    在很多常见的占卜方式之中,水见占卜是最容易吸引未知存在和灵体怪异的占卜方式,如果说别的占卜游戏是在作死的话,那么水见占卜根本就是故意找死了。

    虽然不想搭理这些麻烦事情,但是她们既然来到了这里,那么就算是不愿意也要出手干预一下了,否则一旦真的不走运让她们引来了某种灵体或者怪异,亦或者是恶魔的意念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那么先不说危险,这栋沙兰非常满意的房子势必要被那些东西污染,那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了。

    只是沙兰并不想显露自己身负超凡力量的事实,否则势必要引起没有必要的注意,因此他便打算在暗中解决这件事情,只要能够把那个具有超凡力量的铜杯解决掉,保证她们在这个房子里面不会搞出什么问题也就是了,至于离开了这里之后她们会怎么样,那就和沙兰没有什么关系了。

    简单的问了一下应该如何去购买日用品这些琐碎的小事,沙兰便离开了贝金赛尔的房间,不过在他离开的时候,留下了一道黑烟星火隐匿在阴影之中,使用精神力监控着那五个女生的动作,随时准备彻底毁掉他们的那只铜杯。

    当沙兰回到了自己屋子之后,立刻闭上了眼睛,操控着黑烟星火缓缓的来到了那五个女生所在的桌子下方。

    沙兰能够明显的听到,那五个女生开始念诵一些狗屁不通的祈祷词和咒文,如果是正常状态下的话,她们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完成占卜的能力,但是在这个元素能量充裕的奥金斯山和那个属于超凡物品的铜杯呼应下,她们那毫无超凡力量的咒语,竟然真的开启了占卜的进行。

    没有任何的犹豫,沙兰立刻操控黑烟星火缠绕在了桌子的一条桌腿上,迅速的把桌腿烧断,使得桌子突然之间倾斜倒下,而那在桌子上的铜杯也因此掉落在了地面上,发出一声轻响,里面的水洒落在了地上。

    隐隐的,沙兰仿佛能够听到冥冥中的某种存在不甘的怒吼,只是那股怒吼微乎其微,就算是沙兰都觉得是睡梦呓语一样的微弱,根本无法造成任何影响。

    紧接着沙兰再度操控黑烟星火附着在了那铜杯之中,黑烟星火不断的缭绕,炙烤着那本就不算是坚固的铜杯,终于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嚓声,铜杯在黑烟星火的炙烤下裂了开来,一股无形的力量缓缓消散在了铜杯之上。

    PS:最近状态奇差,大家觉得精神方面疲惫的时候都怎么缓解,求教?